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邱海平 的博客

我们处在政治经济学复兴的时代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硕士生招生专业:政治经济学 博士生招生方向:《资本论》与当代资本主义经济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为什么必须叫停和取消“学科评估”?  

2016-05-12 12:09: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以下简称学位中心)于4月23日公布了学科评估的核心期刊目录以及评估标准之后,引起全国学界一片哗然。有多位学者公开批评学科评估办法和核心期刊目录存在的各方面严重问题,得到了全国学界的广泛支持和声援。迫于各方压力,教育部学位中心于5月6日发出了关于学科评估的“复函”,其中的核心内容是:“仍沿用上轮的评估方式,暂不增列‘A类期刊’指标”。

在一些学者看来,学位中心“取消”(请注意,这只是学者们自己的理解,学位中心的原话是“暂不增列”,并没有说“取消”。)“A类期刊指标”,是避免了一次“颠覆性的错误”。从一定意义上来说,这个看法是很有道理的。正如一些学者指出的,如果按照原来公布的“A类期刊目录”进行评估,必将导致中国高等教育的进一步严重西化,从而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甚至整个国家所造成的危害将是十分严重的。因此,取消“A类期刊指标”是十分必要和具有重要意义的。

然而,仅仅取消“A类期刊指标”是远远不够的,真正需要取消的是由教育部学位中心开展的学科评估本身。

一、人文社会科学学科及其评估中存在的理论问题

本来,从各种角度来看,高等学校的学科建设以及研究生教育发展的状况和质量是需要进行评估的。从政府来说,需要通过评估了解各高校学科建设的水平与质量,从而能够有效评价各高校党委和校领导工作的绩效,进而有助于加强对于高校的领导和管理;从各个学校来说,通过评估,能够了解本校学科建设在全国高校中处于什么位置,具有哪些优势和劣势,从而有助于明确未来的努力方向;从社会来说,通过评估有助于国内外学生及家长了解各高校的学科发展水平和状况,从而有助于学生对于学校和专业的选择;等等。因此,从这些角度来说,一定形式的学科评估是必要的,也是有意义的。

但是,我们必须看到人文社会科学学科评估本身存在的极为复杂的理论问题。

按照现有的国家学科分类目录,大体上可以把所有的学科划分为自然科学学科(包括理、工、农、医等学科)和人文社会科学学科(包括哲学、历史、文学、经济学、管理学等学科)两大类别。就自然科学学科来说,由于自然科学都是研究自然及其运动规律的,其中基本上不存在意识形态问题,因而,对于自然科学学科的评估相对来说具有一定的客观性,也比较容易形成共识。

然而,人文社会科学学科与自然科学学科具有非常明显的区别,其中最主要的是,人文社会科学都是研究人和社会及其运动规律的,其中存在着十分突出的意识形态问题。如果说对于自然科学学科发展的评价可以有一个被学界自身公认的标准,甚至存在一个世界标准或国际标准,那么,对于人文社会科学学科发展的评价则根本不可能有一个公认的标准或者世界标准和国际标准。这其中的道理,应该说但凡有点文化的人都是懂得的。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对于人文社会科学学科的发展情况不可以进行评估,但是完全用评价自然科学的办法来评价人文社会科学学科发展,是根本错误的。因此,人文社会科学本身及其评价存在的第一个特点在于它的意识形态性以及由此而产生的复杂性。忽视、淡化、甚至否定人文社会科学学科具有的显明的意识形态性,不仅是不科学的,而且也是根本错误的。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人文社会科学成果的评价,完全套用什么无中生有的“国际标准”,是一个方向性的错误。

另一方面,人文社会科学评价还具有明显的长期性特征。众所周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最终标准。人文社会科学是为人和社会的发展服务的,因此,检验人文社会科学发展的最终标准,应该是看其对于人的发展和社会的发展具有什么样的贡献,从这个角度来看,毫无疑问,对于人文社会科学发展的评价具有明显的长期性。历史上的许多重要的人文社会科学成果,并不是在当时就被社会和学界承认的,而是经历了历史的检验之后才被社会和学界认可的,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别的不说,就诺贝尔奖的获奖情况来看,获奖的作者大都是因为十几年前甚至几十年前发表了重要的科研成果,从来不存在某个科学家或经济学家在前几年发表了什么成果今年就获得诺奖的。其他许多对于人类思想和学术以及社会产生重大影响的人文社会科学成果也都是如此。因此,仅仅用几年的时间来评价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成果的实际价值,显然是不科学的。

第三个方面,从质和量的辩证关系来看,任何科学研究成果对于社会的影响首先来源于它的内容,而不是它的数量。因此,考察科研成果的价值,首先必须考察它的质和内容,然后才是它的量。显然,用科研成果的数量来代替对于科研成果的内容的评估,是不符合唯物辩证法的。

第四个方面,必须科学地认识人文社会科学学术期刊与人文社会科学科研成果之间的辩证关系。人文社会科学的学术期刊作为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成果的重要载体,在推动人文社会科学的发展中具有重要地位和作用。同时,人文社会科学学术期刊确实存在质量和水平上的差异。但是,必须正确认识学术期刊的影响力与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成果本身的质量和水平的关系。从总体上来说,质量高的学术期刊上所发表的论文质量平均要高于质量差一些的学术期刊,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凡是发表在影响力大的期刊上的所有论文在质量上就一定比影响力小一些的期刊上发表的所有论文,反之亦然。显然,不认真分析每篇论文本身的内容和质量,仅仅用期刊的所谓等级来裁决所有论文的质量和档次,显然是片面的、粗糙的、不科学的。而且这种做法将导致学术期刊的垄断现象,不利于学术期刊的多元化发展。事实上,人文社会科学方面的许多重要论文,并不都是出自所谓“名刊”。

总之,从哲学的高度来看,人文社会科学及其学科评估中本来存在着十分复杂的理论问题,并不是那么简单。从教育部学位中心开展的学科评估来看,显然没有能够充分认识和体现人文社会科学及其评估中所存在的深刻的哲学问题,从而暴露出一系列严重问题。

二、教育部学位中心的学科评估存在的一系列问题

第一、身份问题

“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简称“学位中心”)官网显示,教育部学位中心是隶属于教育部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的国家事业单位。学位中心的工作职能之一是:“承担教育部、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托开展的学位与研究生教育的评估、评审工作,并根据需要面向社会自主开展与学位与研究生教育有关的评估、评审工作。”

    学位中心在关于第四轮评估的“邀请函”中指出:“学科评估是学位中心自主开展的面向全国学位授予单位的服务性评估项目。学位中心坚持‘科学客观、严谨规范、公开透明、自愿参评’的原则,以第三方方式独立开展评估工作。”

从这些信息中人们便可得知,由教育部学位中心开展学科评估首先存在着身份的合理性问题。简单地说,由学位中心来进行学科评估是不合适的。这是因为,学位中心把自己定位于“第三方”,且“独立开展评估工作”,对参评单位采取的也是“自愿参评”政策,但是,所有了解中国国情的人都知道,这纯属一种掩耳盗铃罢了。

首先,学位中心是隶属于教育部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的国家事业单位,从表面上来看,它确实不是国家行政机构,不具有行政的职能,似乎可以充当“第三方”。但是,这里存在明显的不合理。如果从单位性质和行政级别来看,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也都是国家事业单位,而且在行政级别上不一定比学位中心低,为什么北大和清华不可以充当开展学科评估的“第三方”呢?为什么只有学位中心才可以充当这个“第三方”呢?显然,并不是因为学位中心是事业单位就可以充当这个“第三方”,根本原因仍然在于它是教育部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的直属单位,而北大、清华都不是。因而,学位中心再怎么强调自己是“第三方”,再怎么名义上说坚持“自愿参评”原则,再怎么说自己是“独立开展评估工作”,但是对于每一个符合参评条件的中国高校及其领导来说,从来就不会把学位中心仅仅当作一个事业单位,也不会把学位中心开展的学科评估完全理解为一个可参加也可不参加的“自愿性”行为。关于这一点,从前三轮评估的实际情况来看,几乎没有符合参评条件的学校拒绝参评的情况,就是最好的证明。这其中的原因应该是人所共知且十分简单的,因为在中国没有任何一所高校及其领导敢于得罪教育部及其下属机构,否则,不会有好日子过。所以,即使学科评估劳民伤财,即使一些高校领导也许并不愿意,但是在现行教育管理体制下,也不可能有哪个高校敢于拒绝参加学位中心推行的学科评估。

第二、对学位评估的认识问题

今年将进行的是第四轮评估。按学位中心的说法,开展学科评估的目的是:

“一是服务大局。围绕贯彻落实《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国务院《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以及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关于全面深化研究生教育综合改革、全面提高研究生教育质量的有关要求,尤其是李克强总理2016年4月在高等教育改革创新座谈会上关于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的指示精神,服务国家教育改革发展战略。同时,服务地方学位与研究生教育改革发展和高水平大学、高水平学科建设。二是服务高校。通过对学科建设成交和研究生培养质量的评价,帮助高校了解学科建设的优势和不足,促进参评单位学科建设整体水平的提升。三是服务社会。为社会提供高等学校学科建设整体水平信息服务,增加高等学校学科建设状况透明度,增进社会对学位与研究生教育的了解,为考生选择学校、专业提供参考。四是服务国际。面向国际宣传中国高等教育改革发展成就,展示中国高校学科建设成果,吸引高水平国际学生,强化中国学科评价理论和标准的国际话语权,提升中国学科评估的影响力。” 

很明显,学位中心对于学科评估的意义的认识是不到位的。由中国政府事业单位进行的学科评估,从根本上来说当然应该是为了更好地促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学位教育事业的健康发展。对于这个根本性问题,学位中心只字未提,可见学位中心对于评估的认识是不到位的。

其次,学位中心对于学科评估目的的认识存在十分严重的错误:中国政府事业单位进行的学科评估怎么要“服务国际”?当然,仔细看文字表达的内容就可以看出,这里起码是文不对题。因为无论是“面向国际宣传中国高等教育改革发展成就,展示中国高校学科建设成果”,还是“吸引高水平国际学生”,“强化中国学科评价理论和标准的国际话语权利,提升中国学科评估的影响力”,这分明仍然都是服务于我国国家,而不是“服务国际”。因此,“服务国际”一条是根本不成立的。把本来是服务于我们国家的事非要说成是“服务国际”,这是什么意思呢?

    第三、“有偿分析服务”问题

本来,学位中心作为事业单位,在对社会提供的某些服务活动中收取一定的费用,这是正常的合理的,而且学位中心在进行学科评估本身的活动中也确实是不收费用的。按理说,学位中心通过开展学科评估所形成的数据,其所有权应该由所有参评学校共享。即使学位中心对这些数据进行了整理和分析,从而耗费了一定的费用,假如学位中心是无财政拨款的事业单位,那么,在向各参评学校及社会各方面提供后期分析服务的时候,收取一定的费用也许无可厚非。但是,如果学位中心是财政拨款的非盈利性事业单位,那么,学位中心在后续的数据和分析服务中收取费用就值得商榷了。

学位中心在“邀请函”明确中指出:“学科评估结果发布后,学位中心将对评估信息和关键数据进行分析整理和深度挖掘,根据参评单位和有关部门需求,提供后期有偿分析服务。”

由此可见,学科评估对于学位中心而言,并不仅仅是一种公益服务活动,而且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一种经济活动,因为学位中心可以提供“有偿服务”。至于每年通过这种“有偿服务”获得了多少收入,恐怕是任何外人所不了解的。同时,既然是有偿服务,那么学位中心是否存在税收方面的问题,也是我们不得而知的。

    第四、学科评估的实际效果问题

自2002年以来,教育部学位中心已经开展了三轮学科评估,据学位中心自称:“在有关部门、高校和社会各界的支持下,学科评估理念不断更新、技术不断完善,不仅得到参评单位和社会各界的普遍认可,而且得到国际同行的一致好评。”

我们不知道学位中心凭什么给自己这样的评价。有什么根据说学科评估“得到参评单位和社会各界的普遍认可”?有什么凭据说学科评估“得到国际同行的一致好评”?

作为高校教师,我们了解到的事实是,学科评估对于各个高校来说都是一件“苦差事”,简直可以说就是一种劳民伤财的“折腾”。对于各高校及其领导来说,即使从内心里并不愿意搞什么学科评估,但是,由于这是由教育部的下属机构推行的,而且学科评估事关学校在全国高校的排名,所以各高校领导又“格外重视”。也正因为“格外重视”,往往有可能产生一系列负面的东西,例如,一些统计数据是否真实,存在不存在弄虚作假的情况?在组织的专家小组进行评估的过程中,存在不存在拉关系的问题?还有各参评学校为了取得一个好的名次是否存在“巴结”学位中心的情况?对于这些问题,虽然只是一种逻辑推断和猜疑,并无确凿的证据,但是,又是可能存在的实际情况。

至于说学科评估“得到国际同行的一致好评”,那么我想问的是,学科评估存在“国际同行”吗?即使存在这样的“国际同行”,并且对学位中心的学科评估发表过评论意见,那么凭什么说获得了“国际同行”的“一致好评”?

总之,学位中心对于学科评估的实际效果,除了令人怀疑的自我表扬,似乎缺乏应有的正确认识。在我看来,学位中心开展的人文社会科学学科评估不仅没有什么功劳可陈,而且实际上对于中国高等教育教育和科研的发展产生了一系列危害和负面影响。这里略举几点:

1.学位中心的学科评估标准中没有充分体现出中国人文社会科学发展必须坚持的基本原则,即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特别是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在各个学科中的指导地位以及服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和发展。在学位中心制定的评估标准中,至少缺乏相应的指标来体现这样一个根本原则,相反,从“A类期刊指标”倒是可以看出,这种学科评估具有明显的“文化自我殖民”的倾向。中国人文社会科学方面的论文,主要以西方国家的所谓核心期刊作为评价标准,这是毫无道理的。难道学位中心不知道,西方国家的人文社会科学期刊主要是为西方国家自己服务的吗?难道学位中心不知道西方国家的人文社会科学期刊多数是反马克思主义、反社会主义的吗?鼓励中国的学者到西方国家的学术期刊发表论文,究竟意义何在呢?难道中国学者在国外期刊上发表的论文越多,就真的扩大了中国在国际学术界的正面影响了吗?就真的有利于中国的发展吗?

2.这种学科评估违背了学科发展的规律性,仅仅评估一级学科,完全忽视了一级学科下的各个二级学科之间的巨大差异。同时,由于一级学科的评估标准又存在着严重的西化倾向,这就使得许多二级学科进一步走向衰落,从而严重地妨碍了中国人文社会科学的整体健康发展。

3.学位中心开展的学科评估虽然号称坚持“自愿参评”原则,但在实际上仍然属于一种官方评估,这种由官方进行的学科评估对于各个高校来说,是一个不得不认真对待的任务,这不仅严重干扰了各个学校应有的一定程度上的自主发展,而且对于各个学校来说完全是一种不必要的干扰和劳民伤财的“折腾”。同时,在每一次评估中,都有可能存在数据不真实甚至造假、拉关系甚至行贿等不正之风。

4.在这种学科评估中,存在用科研数量评估代替质量评估、用期刊等级代替学术成果本身的内容和质量的评估等不合理现象,从而对中国人文社会科学的健康发展产生了极其负面的影响和作用。受这种评估的引导和影响,中国人文社会科学界存在着重论文轻专著和教材;重海外发文轻国内发文等不良倾向,其结果是产生了学界的急功近利和严重西化倾向。

5.受这种评估的影响和引导,我国许多高校为了提高教育“国际化”水平,竞相刮起了一股大规模高价引进“海归”博士甚至院长的歪风。这些高校之所以大规模不惜血本引进海归博士,重要的原因在于,这些海归博士相对于国内培养的“土鳖”来说,更有条件在国外学术期刊上发表文章,仅此而已。为此,各高校一方面为海归博士提供了远远超出一般教师水平的高工资,另一方面又对这些海归实行合同制,一般以三年为期主要考核这些海归在SSCI上发表论文的数量。这种做法至少存在两个方面严重问题:一是导致海归博士与一般教师之间的同工不同酬,二是导致这些海归一门心思只专注于海外发文,而不注重教学,更不注重长期的学术研究。这里面不仅存在严重的不公平,而且直接导致海归博士的发展前景被严重压缩。除此之外,更有一些学校,直接高薪聘请在国外特别是在美国高校有教职的人直接担任学院院长,从法理和道理上来说,这都是不可思议的。

除以上这些具体的弊端和不良影响外,学位中心开展的学科评估导致的最重要的后果和影响,是中国的高等教育越来越西化,中国的高等教育越来越脱离中国社会发展的现实需要,越来越“与国际接轨”了,从一定意义上来说是主要是与美国接轨了。这样的一种状况,难道是正常的么?

作为一个经济学者,我们更加深切地感受到学位中心所开展的学科评估对于中国经济学教育和科研所产生的深刻影响。这个影响可以概括为一句话,那就是导致西方主流经济学成为中国经济学教育和科研中的主流经济学,与此同时,导致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不断被边缘化。中国经济学教育和科研的日益西化倾向产生了一系列严重后果:第一,导致青年学生对于政治经济学以及整个马克思主义的淡漠甚至抵触、对于社会主义的怀疑和共产党领导地位的合法性和合理性的否定;第二,导致青年学生对于西方资本主义制度和个人主义的迷信;第三,由此导致我国高等院校开设的学生思想政治课的失效;第四,导致青年学生思想方法的教条主义化和僵化,不利于学生形成和掌握正确认识历史和社会的科学方法;第五,不利于中国特色经济学的创立、创新和发展;第六,严重西化的经济学教育产生严重西化的经济学研究,不仅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现实需要相脱节,而且产生了大量形式主义的无效研究成果和科研资源的严重浪费;第七,严重西化的经济学教育和宣传,严重腐蚀了一些领导干部的思想认识,使他们产生了对于马克思主义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怀疑甚至否定;第八,西方主流经济学是一些人极力主张全盘私有化的理论依据。总之,西化的经济学教育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建设和发展是根本对立的。

实事求是地说,中国教育的日益西化具有十分复杂的原因和背景,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学位中心开展的学科评估在其中发挥了极为重要的导向作用。

基于以上分析,我们可以得出明确的结论:必须立即叫停这种不科学的甚至是完全错误的学科评估。

三、人文社会科学学科评估必须坚持的若干重大原则

如前所述,正如任何其他工作需要进行考核一样,人文社会科学的教学和科研也是需要考核和评估的。但是,一方面教育和科研工作的考核与评估本身就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和复杂性,另一方面人文社会科学科研的考核和评估尤其具有特殊性和复杂性。因此,在进行人文社会科学学科的评估时必须充分考虑到这种特殊性和复杂性,必须以正确的理论为指导,开展科学的评估,只有这样,学科评估才能达到应有的目的和效果。在开展人文社会科学学科评估时至少应该坚持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则:
    第一、必须明确开展人文社会科学学科评估的根本目的和方向。这个目的就是必须有利于促进我国人文社会科学的健康发展,使我国人文社会科学的发展能够更好地服务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建设和发展,更好地服务于国家的发展和中华民族崛起的伟大事业,更好地服务于广大人民群众,同时学科评估必须有利于扩大中国人文社会科学在国际上的影响力,有利于我国在国际上的学术话语权地位的不断提升。

第二、必须坚持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国情出发,坚持贯彻马克思主义和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在学科评估中的指导地位和作用。从根本上来说,中国人文社会科学的研究和发展,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必须通过科学的评估,使中国人文社会科学学科的发展体现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性质和特点。

第三、必须科学地对待教育的国际化问题,在坚持积极对外开放的前提下,又必须坚持反对文化和教育自我殖民的重大原则。在我国人文社会科学的发展过程中,一方面,我们必须积极学习国外一切先进的文化成果,另一方面,我们又必须坚持以我为主的原则,坚决反对一切文化和教育的自我殖民倾向。

第四、必须坚持尊重学科发展规律的基本原则。当前学科发展的重要特征在于学科的不断分化和细化,因此,从学科评估的科学性来说,必须坚持对二科学科进行评估的方法,坚持废除一级学科的评估。只有这样才能使评估符合学科发展的规律,有利于促进各个具体学科的健康发展。

第五、必须正确处理学术期刊的“等级”与科研成果的内在质量之间的关系,适当调整学术期刊在科研成果评价中的地位,尤其不宜过分抬搞SSCI期刊在中国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成果评估中的地位。应该坚持学术期刊评价和同行专家评价相结合的原则,使学术论文的评估更加科学。

第六、必须坚持国家对于教育和科研的宏观管理与尊重学术自主发展相统一的原则。一方面国家教育主管部门必须通过制定一系列有关政策,正确管理和引导我国人文社会科学教育和科研沿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另一方面在学科评估中又必须坚持尊重学术自主发展的原则。因此,一方面必须取消学位中心开展的学科评估,另一方面应该由各个学科自主成立学科和专业评估委员会,制定科学的评估办法,学位中心对于评估结果进行监督和评审。

学科评估对于学科和整个教育事业的发展具有极为重要的影响和作用,党和政府有关部门必须高度重视这一工作,科学开展学科评估,促进我国人文社会科学的健康发展。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