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邱海平 的博客

我们处在政治经济学复兴的时代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硕士生招生专业:政治经济学 博士生招生方向:《资本论》与当代资本主义经济

网易考拉推荐
 
 

如何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  

2015-12-23 19:22: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年7月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经济形势专家座谈会上提出:“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学好用好政治经济学”。

2015年11月23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就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和方法论进行第二十八次集体学习。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主持学习时强调,要立足我国国情和我国发展实践,揭示新特点新规律,提炼和总结我国经济发展实践的规律性成果,把实践经验上升为系统化的经济学说,不断开拓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新境界。

2015年12月18-21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会议强调,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重大原则,坚持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方向,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是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的主线。

由此可见,习近平总书记和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高度重视政治经济学。党的最高领导人和党中央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三次阐述政治经济学的重要性,这在我党历史上也是很少见的。

那么,为什么习近平总书记和党中央如此高度重视“政治经济学”呢?为什么习近平总书记和党中央先后提出了“政治经济学”、“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这样三个概念呢?这三个概念的含义和关系是什么?为什么先提出“政治经济学”,再提出“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最后又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呢?对于这些问题很有必要进行一些分析与解答。

要理解这些问题,首先必须从政治经济学的发展历史说起。

自法国人蒙克莱田于1615年最早提出“政治经济学”这个概念以来,政治经济学逐步发展成为一门学科。在西欧主要国家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建立过程中,政治经济学理论及其发展曾经起过极为重要的作用。在资本主义产生初期即商业资本主义时代,最先出现的是重商主义政治经济学。后来,随着产业资本的逐步发展,为了破除封建特权对于产业资本发展的限制和束缚,出现了以亚当·斯密、李嘉图等为主要代表的古典政治经济学。

古典政治经济学与重商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最大区别在于,它提出了劳动价值理论,这个理论认为只有生产劳动才是创造价值和财富的根本来源,商业即贸易本身并不能创造财富。显然,这是一个极富价值和重要的观点,这个正确的观点后来被马克思批判地继承下来了。

当西欧资本主义发展到19世纪30年代的时候,由于经济危机的爆发和贫富两极分化,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内在矛盾暴露无遗。于是,出现了以李嘉图的劳动价值理论为武器的空想社会主义和空想共产主义思潮和运动。由于空想社会主义和空想共产主义者们并没有认识社会发展规律以及工人阶级在历史变革中的主体地位,虽然他们进行了各种令人敬佩的试验,但无一例外地失败了。由此可见,要改变整个社会,要最终克服资本主义发展给人民群众带来的苦难,仅仅依靠少数英雄豪杰和所谓精英人物是根本行不通的。

正是由于19世纪30年代兴起了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运动,而且这个运动是以资产阶级经济学家的理论为依据的,因而,对于当时的资产阶级及其理论家来说,如何“修正”甚至否定李嘉图的劳动价值理论就成为头等重要的事情。于是,发生了围绕李嘉图的劳动价值理论所展开的大论战。由于李嘉图的劳动价值理论本身存在的缺陷,这场争论的结果是,李嘉图的劳动价值理论被庸俗化、被抛弃了。于是,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进入以抛弃劳动价值理论为标志和特征的庸俗经济学时代。正如马克思指出的那样:“现在问题不再是这个或那个原理是否正确,而是它对资本有利还是有害,方便还是不方便,违背警章还是不违背警章。”

也正是在资产阶级古典政治经济学破产的基础上,正是在英法德等国家兴起的工人阶级武装斗争的客观形势基础上,产生了马克思主义。马克思批判地继承了德国的古典哲学,创立了唯物辩证法和唯物史观的新哲学,并在此基础上,通过批判地继承英国和法国的资产阶级古典政治经济学,创立了以剩余价值理论为核心的新政治经济学理论,即无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由于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理论的创立,社会主义从空想变成了科学。这就是说,马克思的哲学和政治经济学理论揭示了人类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的经济运动规律,科学地证明了资本主义的历史局限性和人类社会最终必将进入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必然性。

马克思主义理论极大地唤醒了世界工人阶级的阶级意识和阶级觉悟,从此以后,世界范围的工人运动和社会主义运动风起云涌,最终产生了俄国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并在二战后世界上建立起一大批社会主义国家。资本主义一统天下的世界格局被彻底改变了。虽然由于复杂的原因,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在上个世纪90年代遭受曲折,但是,中国坚持社会主义的改革原则和方向,依然像磐石一样,屹立在世界的东方。

我们再进一步看一看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的发展。

正是由于马克思主义理论和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为指导的工人运动和革命对于资产阶级的统治造成了严重的威胁,因而,在理论上如何对抗和否定马克思主义理论就成为资产阶级理论家和代言人的首要任务。于是,在马克思的《资本论》第一卷发表不久,在19世纪70年代,英国、法国和奥地利等不同国家的资产阶级经济学家几乎同时提出了“效用价值论”,兴起了所谓“边际革命”。由于“政治经济学”已经被马克思发展为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因而,后来的资产阶级经济学家干脆连这个概念也忌讳和抛弃了。从1890年英国经济学家马歇尔发表《经济学原理》开始,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家在很长一段时间不再使用“政治经济学”这一概念,而是使用“经济学”这个概念。从一定意义上来说,他们这样做是有其自身的道理的。因为自马歇尔以后,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彻底抛弃了价值概念和理论,专门研究资本主义经济制度条件下的资源配置问题,这是与过去的政治经济学根本不同的。因而,是否研究价值问题就成为划分政治经济学和经济学的重要理论标准。当代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主流经济学就是以马歇尔的新古典经济学理论为基础的经济学。虽然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学流派繁多,但是,由于新古典经济学理论最适合资产阶级的需要,最适合为资本主义提供理论辩护,所以,它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主流经济学。

从实践方面来看,自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资产阶级经济学其实已经在事实上破产了。凯恩斯经济学也并没有最终挽救资本主义。二战以后,由于特殊的历史条件,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经历了一个所谓“黄金时代”。但是,进入70年代后陷入长期的滞胀之中难以自拔。80年代以美国和英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在全世界推销新自由主义,通过颠覆前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通过结束冷战,通过推行全球化,再加上新的技术革命,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又迎来了一个短暂的“新经济”发展时期。但是,由于资本主义所固的内在矛盾和局限性,最终爆发了2008年国际金融经济危机。直到今天,西方发达资本主义的前途究竟何在,已经是现代资产阶级经济学无法提供答案的问题了。当代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学家们,面对资本主义经济的困局,除了重复和修补凯恩斯经济学和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或者是将二者进行混合之外,再也不可能提出什么真正的理论创见了。

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出路何在?西方主流经济学的出路何在?这已经是西方主流经济学家无法回答的问题了。

我们再来看看中国的实践和经济学理论的状况。

众所周知,中国在以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为指导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创造性运用于中国实践,形成了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在毛泽东思想领导下,先是取得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成立了新中国,通过三大改造,完成了社会主义革命,开始了伟大的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实践。从1956年社会主义改造完成以后,我们党一直在艰苦探索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是,由于社会主义建设是一个前无古人的全新事业,所以,我们在很长一段时间不仅更多地借鉴了前苏联的社会主义建设经验,而且在理论上也深受马克思关于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设想的影响,形成了一大二公的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几十年的实践表明,这样的一种经济制度和体制并不能最大限度地发展生产力和提高人民物质生活水平,必须进行改革。

面对传统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体制,不同的国家选择了不同的发展道路,并产生了完全不同的发展结果。在这个方面,中国与前苏联和原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在西方发达国家的影响下,前苏联和东欧国家通过激进式改革,彻底放弃了社会主义,走上了一条地道的资本主义发展道路。这些国家20多年以来的发展事实证明,这条道路并不成功。与这些国家不同,中国选择的是渐进式的改革,而且坚持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指导,坚持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和方向,创造性地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30多年的社会主义改革开放,使中国经济获得了持续的高速增长,并一跃而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可以说创造了人类经济发展的奇迹。在改革开放和发展的过程中,我们党不仅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而且也积累了丰富的理论认识。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新科学发展观、习近平总书记一系列重要讲话,正是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一个个具体成果。在这些理论成果中,政治经济学方面的内容占据着核心的地位。

正如政治经济学是整个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的核心组成部分一样,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中也占据着核心地位。毫无疑问,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经典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继承和发展,因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以及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才是当代中国的主流经济学。

然而,我们还必须看到事情的另外一面,即中国经济学教育的现状和格局,以及整个社会的意识形态的形势。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由于中国选择了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改革目标和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的政策,为了更多地借鉴西方发达国家的某些经验,中国开始大量引进西方经济学。本来,我们引进西方经济学的目的,只是为了更好地借鉴西方发达国家经济发展的经验,并不是要全盘照抄西方经济学。然而,由于西方经济学本身所固有的意识形态性,不仅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有意识地对中国大量输出他们的经济学,而且由于近代以来形成的民族自卑心理在许多中国人身上挥之不去,由于中国的实践已经在事实上超越了经典马克思主义关于社会主义的设想,于是,一些人对中国所取得的巨大成就视而不见,对于中国发展中存在的问题的解决不是寄希望于进一步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而是寄希望于西方主流经济学。于是,产生了西方主流经济学在中国的许多高等院校成为事实上的主流经济学的怪现象。

这里需要补充说明一下“西方经济学”这个概念的由来。如上所述,自马克思主义产生以来,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和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就是世界上两大主要经济学理论。虽然现代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在本质上仍然是一种政治经济学,但是,由于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家自己都抛弃了“政治经济学”这个概念,同时,为了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相区分,所以,在重新介绍和引进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的时候,我们使用了“西方经济学”这样一个概念。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个概念确有其不合理之处,因为从地域角度看,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也是“西方经济学”。但是,对于中国的大部分经济学者而言,这个问题是不存在的。

自2008年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爆发金融经济危机以来,世界经济政治形势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一方面,世界经济的不景气给中国经济造成了一些负面影响,但是,中国经济仍然保持了中高速增长,从横向比较来看,中国仍然是经济发展最好的国家之一。另一方面,中国原有的经济增长和发展模式在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也产生了许多问题,有些问题甚至比较严重,例如财富占有和收入分配差距过大、生态环境和资源遭到严重破坏、经济发展的质量不高,等等。国际国内因素和条件的叠加,使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正是由于客观形势具有一定的复杂性,于是,关于中国发展道路和模式及其发展前途的问题,再度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和热议。一些外国学者开始发表怀疑中国道路和模式的言论,国内许多深受新自由主义影响的学者和一些网络大V们继续秉持他们一贯的观点和主张,大力宣扬历史虚无主义,大肆攻击国有企业和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大力主张全盘私有化和政治上的民主化。我们必须看到,由于长期以来西方主流经济学在中国的无批判性地传播,与此同时,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被淡化、被边缘化,结果不仅许多青年学生,甚至一些党政领导干部对于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都产生了怀疑甚至否定。这正是一些领导干部腐败堕落的根源之一。

由此可见,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党举什么样的旗,走什么样的路,仍然是决定中国前途和命运的大问题。这正是习近平总书记以及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高度重视和反复强调政治经济学、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重要原因。

习近平总书记以及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反复强调和阐述政治经济学的重要性,不仅是表达了党中央坚持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坚定信念和决心,不仅是对全盘照抄西方经济学的观点和做法的否定,而且也是对中国经济学界尤其是政治经济学界的学者提出了殷切的期望。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要立足我国国情和我国发展实践,揭示新特点新规律,提炼和总结我国经济发展实践的规律性成果,把实践经验上升为系统化的经济学说,不断开拓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新境界。”

我们必须承认,虽然我国的改革开放已经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和理论认识,但是,从学理和学术的角度来说,我们还并没有提出一套“系统化的经济学说”。如何“把实践经验上升为系统化的经济学说”,这正是中国经济学发展和努力的方向。

从一定意义上来说,在经济学理论方面,中国的状况类似于19世纪的德国,即它是一种泊来品。中国一直是西方国家的经济学理论的小学生,过去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小学生,1990年代以后就成为西方主流经济学的小学生。但是,我们的党是一个富有创造精神的党,我们的党在长期的革命和建设实践中,并没有受到教条主义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和西方主流经济学的束缚,勇敢地走出了一条有中国特色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以及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道路,并且创造性提出了一系列不同于传统政治经济学和西方主流经济学的新观点,其中包括:在新民主主义时期创造性地提出了新民主主义经济纲领,在探索社会主义建设道路过程中对发展我国经济提出了独创性的观点,如提出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理论,提出统筹兼顾、注意综合平衡,以农业为基础、工业为主导、农轻重协调发展等重要观点。改革开放以来形成的关于社会主义本质的理论,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经济制度的理论,关于树立和落实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的理论,关于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理论,关于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理论,关于推动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相互协调的理论,关于用好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的理论,关于促进社会公平正义、逐步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理论,等等。这些都是我们党对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创造性发展。这些理论成果,是适应中国国情和时代特点的政治经济学,不仅有力指导了我国革命和经济发展实践,而且开拓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新境界。

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新的重大历史关头,究竟是继续坚持走已经被实践证明是正确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还是改弦易辙,走资本主义道路或民主社会主义道路,甚至是倒退到计划经济体制的轨道上去,仍然是摆在党和全中国人民面前的重大课题。在这个重大问题上,习近平总书记以及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鲜明地高举起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旗帜,向全世界、全党和全国人民宣示了坚定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坚定立场和信念。毫无疑问,这对于统一全党和全社会的认识,抵制错误理论和思想的侵蚀,都是极为重要的。

综上所述可见,习近平总书记所讲的“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学好用好政治经济学”,首先是指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而不是其他的什么政治经济学或经济学。同时,我们必须高度重视我们党在长期实践中所提出的一系列富有创造性的政治经济学理论观点,这些观点构成了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内容,而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所要回答的主要问题就是如何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问题,因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是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最本质的、最核心的和最主要的内容。就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与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关系来说,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理论基础和出发点,而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中国化的创造性理论成果。因而,我们既要学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更要学好用好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只有这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才能得到进一步巩固和发展。
  评论这张
 
阅读(389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