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邱海平 的博客

我们处在政治经济学复兴的时代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硕士生招生专业:政治经济学 博士生招生方向:《资本论》与当代资本主义经济

网易考拉推荐
 
 

也谈“什么改变中国”  

2012-07-13 12:26: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评张维迎教授的观点

 

张维迎教授为最近出版或即将出版的自己的一部大概是访谈录的书作了一个序,题目是“理念决定未来”,在博客上发表时题为“什么改变中国”。

正如众所共知的那样,张维迎教授在这篇文字里仍然一如既往地宣传市场化及其改革的“理念”。正如张教授自己所言,在这篇序言里表达的“理念”,与张教授在其他许多文章里、演讲里、访谈里所主张的观点是完全是一致的。可以说,在当今中国经济学界,张维迎教授是坚定的市场化及其改革的主张者之一。而且正如张教授自己说的那样,虽然他的观点并不被公众所认同,但是,张教授仍然从自己的“理念”出发,仍然坚持着自己的观点。从一定意义上来说,作为一个学者,不为世人的舆论所左右,能够从自己的内心出发去维护一种“理念”或“主义”,是非常可贵的。而且我认为,中国知识分子缺乏的正是这种“坚守”的精神。当然,我这里假设张教授坚持自己的观点只是因为自己就是那样认为的,而与任何实际的利益无关。

说起来也巧,正如张教授自己在序言中所说的,张教授当初在1983年在《中国青年报》上发表“为钱正名”一文而引起一场讨论,而我当时还是大三的学生,因为正好学习了《资本论》,所以也在《中国青年报》上发表了一篇评论性的短文,主张应该科学地看待货币或金钱,反对拜金主义。也是从那时起,我知道了“张维迎”的名字。当然,在这以后,张维迎教授也因为各种出奇的言论或新闻而备受公众关注,这其中包括“吐口水理论”、“双轨制提出的第一人”、“文凭门事件”、与某“著名经济学家”的交恶等等,等等。这些当然都是题外话了,而且也不属于我在这里要讨论的问题。

为了节约篇幅,我这里不再引证张教授的具体文字,而是将张教授的观点总结为这样的一问一答,即问:什么改革中国?答:市场化改革。我想我这样的概括大体是能够准确传达张教授的思想与观点的。综观张教授的论述,还可以知道张教授以“市场化”为基础推导出的另外一些重要的观点,其中包括对国有企业的否定以及全面私有化的观点、反对政府干预的观点等。

首先人们一定要问:为什么张教授有如此坚定的“市场化”及其改革立场呢?这里,我仍然假定张教授是出于“振兴中华”的崇高愿望和目的,而不是猜测他有不可告人的其他动机或目的。因为只有这样才有讨论的价值,否则,一切都成了废话。实事求是地说,张教授在观点与主张上可能与美国政府对于中国的愿望是完全一致的,但是,我们仍然善良地将它们严格地区分开来。对张教授,我们可以讲“理性”,而美国政府,就不是一个我们应该仅仅对之讲“理性”的对象了。因为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美国政府以中国为对手,以搞垮搞乱中国尤其是中国政府为目标。大概只有傻子才会不承认这一点了。

我个人认为,张教授的市场化及其改革主张,来源于多方面的原因:

一是与他个人的天性有关。1983年提出“为钱正名”的口号已经显示出,张教授在年轻的时候就是一个非常有个性的人。我印象里,在那个年月,能够提出这样的口号,别的不说,没有相当的勇气是不可能的,因为那个年月的整个中国,从价值观上来说,人们对钱仍然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心态,“铜臭”一词仍然是很流行的。张教授在整个社会的人们的观念还很保守的环境下,就有不同凡响的观点与看法,这说明他是一个很有个性很有勇气的人。我想,这一点其实是张教授成名成家的最重要的也是最可贵的基础。任何人,在任何领域,没有一点不同凡响的追求与性格,要想成就一番不同凡响的事业,是根本不可能的。

二是由于张教授出国留学所受的西方经济学的教育。西方主流经济学的基本观点是人所共知的,在此无须赘述。在当今中国经济学界,所有主张私有化观点的人,几乎无一例外都以西方主流经济学的理论为依据。在这些人看来,“现代经济学”已经“科学地证明”了,产权只有私有才是最明晰的,也只有在普遍的私有产权的基础上,才有市场机制的充分作用,也只有通过市场机制,才能够实现“资源的最优配置”和“社会福利的共同增进”。当然,宏观经济学也证明,市场是有缺陷的。但是,宏观经济学虽然并不以微观经济学为基础,但它是以微观经济学及其结论为前提的。因此,按照“现代经济学”的理论,政府是越小越好,政府管得越少也越好。我们不用重述就可以看出,张教授在所有场合对于国有企业的批评,对于政府干预的批评和否定,对于市场化及其改革立场的不断重申,其实都可以从西方主流经济学的基本理论中推导出来。

三是来源于张教授对于中国改革开放的解读。与同张教授具有一样的“经济学理论背景”的人一样(张教授自己列出了几位),对于中国的改革开放及其成就,他主要是从“市场化”的角度来进行解读的。如果说中国改革开放是成功的,是有成就的,那么,其中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呢?那就是“市场化”改革的结果。如果说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不成功的,那么其中的根本原因又是什么呢?那么就是因为还没有完全“市场化”。如果中国还要继续改革和发展,怎么办呢?那就是继续市场化、彻底市场化。继续市场化或彻底市场化具体包含什么内容呢?那就是国有企业进一步私有化,经济上的事全由私有企业来做,政府不要搞经济,甚至对经济的管理也是越少越好。政府只当“守夜人”,搞好国防和公务服务即可。

对于张教授等经济学家这一系列的观点,一部分人高度赞成,一部分人又极力反对。赞成者是因为憎恨“国企垄断”和“不公平”,憎恨政府权力过大而导致腐败不断且民众无权等等。反对者是因为看到国企私有会导致国有资产流失和更多的工人下岗失业,是因为看到俄罗斯的私有化并没有振兴这个国家的惨痛教训,是因为看到进一步私有化只会导致更严重的贫富两极分化等等。由此可见,事情并不像张教授想像的那么简单,“市场化”并不是万灵的。当然,没有市场也是万万不灵的。正如我在博客其他的文章中已经指出过的,任何走极端的主张并不能解决中国的问题,也解决不了任何一个国家的问题,关键仍然在于保持政府、企业与个人这三者之间的某种平衡或协调。其实这并不仅仅是一种主张或观点,而是确定的客观事实。我们可以拿这个观点看世界上各个国家的表现,如果说哪个国家的经济社会比较健康,那一定是因为这个国家的三方面关系比较协调,反之,一定是某个方面过强而其他两个方面过弱。我认为,对于中国改革开放的这三十多年,也可以从三者之间的关系及其演化的角度去进行总结。当然,我也认为,政府的对内权力过大,可能是当下中国存在的问题,确实需要通过改革去得到调整。但是,我坚决反对彻底私有化的观点。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中小国有企业的改革已经证明,国企私有化,无非是将法律意义上的全民财产变为有钱人和有权人的私有财产而已。我也反对一味给国有企业唱赞歌的观点,因为国有企业确实存在诸多问题,确实需要进一步改革。改革的方向在于:如何在国企内进一步实行管理民主化,如何使国企领导人成为真正的职业经理人而不是政治家后备军,如何更准确地在市场中定位,从而发挥私营企业不能发挥的某些特殊作用,如何进一步加强政府和全社会对国企的监督等。

最后,回到张教授的题目:“什么改变中国”。如上所述,对于中国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如何解读,甚至于对于整个世界经济以及其他一些国家的经济如何解读,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学术问题,决非一句话可以概括得了的。在这方面,应该说,没有哪个现成的理论可以代替对复杂的现实经济的进一步分析。别的不说,有一点应该是确定无疑的,仅仅用主流经济学理论是解释不了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这段经验的。“北京共识”是外国人提出的概念,并且在全世界获得了相当广泛的认同。这就说明,连外国经济学家也知道,仅仅用书本上的经济学理论是不能完全解释鲜活的实践的。从这个方面来说,中国的问题,并不仅仅在于如何解决那些具体的各个问题,关键仍然在于理论的进一步构建。我想,张教授一再强调“理念”的重要性,这毫无疑问是正确的。但问题不在于要不要和有没有“理念”,而是在于:指导中国进一步改革和发展的正确的“理念”究竟是什么?理念谁都有,但有些是正确的,有些可能是错误的。用“理念”代替正确的和不正确的理念,在逻辑上是不对的。中国缺的并不是理念,而是“正确的理念”。所谓“正确的理念”,也就是在理论上是科学的、能够反映客观经济规律的那种理念。用这个标准来衡量,我认为,能够指导中国进一步健康发展的科学理念,需要中国的学人在现在的所有理论和实践的基础上去进行新的创造。

  评论这张
 
阅读(3730)|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