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邱海平 的博客

我们处在政治经济学复兴的时代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硕士生招生专业:政治经济学 博士生招生方向:《资本论》与当代资本主义经济

网易考拉推荐
 
 

评阿瑞吉的“中国崛起”论  

2011-08-02 11:55:09|  分类: 读书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政治经济学评论》杂志(季刊)2011年第3期刊载了乔万尼·阿瑞吉2009年发表的《从长时间段看中国市场经济》(杨建芳译)一文。在这篇几乎可以称作遗著(阿瑞吉已于2009年去世)的论文中,阿瑞吉对于“中国崛起”提供了一个独具特色的理论诠释。

阿瑞吉是著名的世界体系论者,《亚当斯密在北京》的作者。阿瑞吉对中国经济崛起问题的探讨也是从世界体系及其历史演化的角度出发的。所以,首先,阿瑞吉从“地缘政治学”角度,对近代以来欧洲与以中国为中心的东亚之间的“大分流”进行了分析。阿瑞吉认为:“两种文明之间的冲突具体化为19世纪中叶的鸦片战争,这种有利于欧洲的暴力解决方式可以从此前500年间欧洲和东亚地区国际体系动态的根本差异找到根源。”“在此整个期间,欧洲体系的特征是,其主要国家之间的军事竞争持续不断,并呈现出整个体系及其不断变换的中心的地域扩张趋势。”“与欧洲体系形成鲜明对比,东亚地区民族国家体系的特征在于几乎不存在体系内部的军事竞争和向体系外部的地域扩张。”从这个基本观点出发,阿瑞吉对为什么中国自明代以来就有“完整健全的市场经济”而最终不能发展成为资本主义的问题进行了解释:“在东亚地区确实不存在欧洲历史上出现过的那样一个愈来愈强大且认同资本主义的国家“序列”——从意大利的城邦,到第一个民族国家荷兰,再到英国,它们相继成为海运和领土都环绕世界的帝国中心。正是这个序列而不是其他事物赋予了欧洲发展路径以资本主义品质。相反地,明代和清代早期在中国乃至整个东亚地区,缺乏与欧洲那种序列相类似的东西是最明显的标志,以市场为基础的发展仍然是非资本主义的。与此密切相关的是,在东亚地区不存在那种类似于欧洲国家特有的持续不断的军备竞赛和海外领土扩张的东西。”

显然,阿瑞吉对于东西方“文明的冲突”以及欧洲为什么会走上资本主义道路以及中国为什么没有走上资本主义道路的这种解释是非常独特的。他不是像马克思那样,从人类社会历史演化的“自然规律”出发去解释欧洲和东亚国家的近代发展史,而是用国家之间的政治关系去“解释”。在阿瑞吉的理论解释中,存在一个基本问题:国家之间的政治关系又是由什么决定的?为什么此时的国际政治关系是这样的,而彼时的国际政治关系又是那样的?更进一步说,在国家的经济发展状况和水平与国际政治军事关系之间,究竟是哪一个决定哪一个?

对于鸦片战争至二战之间的世界和东亚历史,阿瑞吉将之总结为“东亚地区的国际关系被事实证明是一种军国主义、资本主义和领土扩张的组合,这种关系结构使西方获得了财富,却给东亚带来沉重的灾难,首当其冲且受创最深的是中国和朝鲜,但最终也影响到了日本。”对于这段历史,阿瑞吉并未予详细讨论,转而将讨论的重点集中在二战之后的东亚史。如小标题所示,阿瑞吉将这段历史总结为“东亚复兴的美—日阶段”。如同解释近代东亚史一样,阿瑞吉对于二战后东亚特别是日本和中国的发展,仍然是从国际政治关系出发的。有趣的是,阿瑞吉将战后美日军事经济关系总结为“以美国为中心的朝贡贸易体系”,并将之与历史上的“以中国为中心的朝贡贸易体系”进行了比较,并指出“以美国为中心的朝贡贸易体系促进了中心帝国与其附庸国之间的政治交换关系,这在旧有的中国中心体系中是没有先例的。”从这种国际政治经济关系出发,阿瑞吉对于二战后日本经济和东亚经济的发展进行了分析。在这个分析中,贯穿着一个重要的理论观点:以美国为中心建立的东亚政治经济体系是一种“军国主义-工业综合体”,而以越南战争为转折点的美国军国主义的衰落而产生的是“东亚本土模式的国际关系模式”。它们之间的区别是:前者中的中心主要由各国军事—工业综合体的相对优势来决定,而后者中的中心则主要由各国经济的相对规模和发达程度来决定。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个部分,阿瑞吉对于东亚的复兴还增加了另外的解释变量,即经济的变量:跨国公司的发展所产生的国际经济分包体系的出现。

除以上“外部因素”或“国际环境因素”外,对于“中国崛起”的“内部原因”,阿瑞吉实际上还是沿用了比较优势理论的逻辑,即中国主要是依靠廉价劳动力这一“相对优势”来谋求发展的。阿瑞吉认为,“不管将来如何,中国18世纪勤劳革命的遗产是解开许多困惑的钥匙”。在具体解释中国廉价劳动力何以能够成为“比较优势”这一点上,阿瑞吉特别强调了海外华人及其投资以及中国乡镇企业的建立和发展所起的重要作用。就后一个方面来说,阿瑞吉将之概括为“中国乡村市场经济传统的复兴”。

总括起来看,阿瑞吉对于“中国崛起”,是从国际政治经济关系及其历史演变的角度出发来进行解释的。其中“最富挑战性”的观点是:中国自明代就有“完整健全的市场经济”,中国当代经济的崛起并不能简单地归因于市场经济的发展。

  评论这张
 
阅读(268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