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邱海平 的博客

我们处在政治经济学复兴的时代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硕士生招生专业:政治经济学 博士生招生方向:《资本论》与当代资本主义经济

网易考拉推荐
 
 

马恩经典语录赏读系列(之二十一)  

2010-09-04 23:06:33|  分类: 经典语录赏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保护关税制度进行辩护的资产者先生们,从来也没有放过一个机会把工人阶级的福利摆在首位。照他们说来,保护工业制度实行以后,工人会过真正的天堂的生活,德国就会因而变成无产者的“流着奶与蜜”的迦南人之地。但是自由贸易派却说,只有实行他们的制度,无产者的生活才会象“在上帝怀抱里”那样自在快活。

这两派中还有很多目光短浅的人,他们真的相信自己的话是真话。但这两派中比较聪明的人都很清楚,上面那些话不过是一种骗局,目的只是为了迷惑群众,把他们拉到自己方面来。

聪明的资本者很清楚,不论占统治地位的是保护关税还是自由贸易制度,或者是以这两者的原则为基础的混合制度,工人得到的工资不会多于他维持起码生活所绝对必需的。不论实行哪种制度,工人得到的都只能是维持他这架开动着的工作机所必需的。

这样一来,起决定作用的是保护关税派还是自由贸易派,乍一看来,对无产者好像都是完全无所谓的。

但是,前面已经指出,德国资产阶级需要保护关税是为了根除以封建贵族为赌注中世纪残余和天生的现代寄生虫,而且也是为了毫无阻碍地揭示自身的内在本质,所以连工人阶级也想为资产阶级取得无限的统治出一把力。

只有到仅有一个剥削和压迫阶级-资产阶级的时候,只有到贫困不会时而归咎于这个等级时而又归咎于那个等级,或者只归咎于君主专制制度及其官吏的时候,只有到那个时候才会开始最后一次决定性的战斗,即有产者和无产者、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的战斗。

这次战斗的结局是十分清楚的。象贵族阶级和君主专制制度受到了中等阶级的致命打击一样,资产阶级一定要被无产阶级打倒。

 

赏读:

摘自恩格斯于1847年6月初写作、并发表于1847年6月10日“德意布-鲁塞尔报”第46号上的《保护关税还是自由贸易》一文。

在19世纪四十年代以及后来一段时间内(包括马克思发表《资本论》第一卷时的1867年,马克思仍然说,在德国,“死人抓住活人”。),相对于英国、法国而言,德国仍然是一个“落后国家”或者“后进国家”。除开德国自身的政治制度问题不说,德国的发展首先面临的问题是如何对待先进强大的英国和法国的竞争。也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在经济学史上,产生了以李斯特为代表的德国历史学派。与法国与英国的自由主义经济学不同,李斯特站在德国资产阶级的立场上,坚定地为保护关税制度和政策进行理论辩护。从世界范围的角度来说,李斯特的经济学具有一种象征性的意义,这个意义在于:对于一切相对落后的国家或民族而言,在跻身国际先进行列的历史过程中,首先必须实行保护主义政策,否则,如果完全照搬最有利于世界上最发达国家的自由主义经济学理论和政策,其结果必然是使本国的资本遭受外国资本的严重打击,从而永远不可能成为发达国家。美国、日本等国家后来的崛起,无不应验了李斯特的远见卓识。当然,这是从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关系而言的。

在资产阶级内部进行保护关税与自由贸易的争论的同时,马克思和恩格斯站在另一个立场即工人阶级立场来看待这两种政策。

除了此处摘引的恩格斯这篇文献之外,恩格斯还在1947年9月写了一篇题为“讨论自由贸易问题的布鲁塞尔会议”的通讯文章,刊载于1847年10月9日的“北极星报”第520号。在这篇通讯中,恩格斯不仅详尽地报道了此次会议的“盛况”,而且特别援引了来自普鲁士的维尔特先生的发言,而且还转发了马克思本来准备在会上要做的发言的部分内容。马克思本来是被安排在会议上发表演讲的,但是,由于维尔特的发言“已经使他们害怕了”,于是,马克思的发言被挤掉了。后来,马克思的这份演讲以题为“卡尔马克思关于自由贸易和保护关税的两篇演讲”单行本的形式出版了1848年哈雷版。(俄文及后来的中文版,都只有这个演讲的前半部分)

概括一下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观点:第一,无论是实行自由贸易制度还是保护关税制度,都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工人阶级的地位,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两种制度与政策的争论主要是资产阶级的事情;第二,虽然如此,从工人阶级的根本的、长远的利益角度来说,工人阶级应该拥护自由贸易制度而反对保护关税制度,“因为在实行自由贸易以后,政治经济学的全部规律及其最惊人的矛盾将在更大范围内,在更广的区域里,在全世界的土地上发生作用;因为所有这些矛盾一旦拧在一起,互相冲突起来,就会引起一场斗争,而这场斗争的结局将是无产阶级的解放。”

历史发展到今天,德国早已进入世界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行列。在这个历史的发展过程中,李斯特的经济学曾经发挥过重要的作用。如果我们再看一下美国与日本的崛起,几乎也同样复制了德国的道路。大卫·哈维在《新帝国主义》一书中披露了一个惊人的历史事实:“尽管美国在国际贸易问题上,美国一向主张‘门户开放’政策,然而直到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它既没有对加强‘门户开放’表现出过多的兴趣,也没有这方面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

在冷战结束,并且中国加入全球化浪潮之后,中国经济已经成为全球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虽然中国的GDP已经成为世界前三名,但是,中国仍然是一个“落后的”或“后进的国家”。在中国“和平崛起”的过程中,将始终存在保护主义与自由主义之间的争论与权衡。从这个角度来说,马克思和恩格斯关于保护关税与自由贸易的理论分析和立场,仍然具有非常鲜明的现实意义。中国的发展已经证明:即使是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工人阶级的解放问题,问题也不仅在于民族资本主义与市场经济的发展,不仅在于国家GDP的增长和综合国力的提高,而且更重要的是工人阶级与劳动人民的利益如何得到切实的保障。假如不能考虑到这一点,那么,无论是实行保护政策还是自由贸易政策,都将是失败的,也是不道德的。

  评论这张
 
阅读(130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