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邱海平 的博客

我们处在政治经济学复兴的时代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硕士生招生专业:政治经济学 博士生招生方向:《资本论》与当代资本主义经济

网易考拉推荐
 
 

西域行纪  

2010-06-26 16:08:30|  分类: 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月19-24日,因学术交流,我和另一位教授去了一趟XIN  JIANG。

这是我第二次去XIN JIANG。第一次大概是1993年5月份,受财金学院邀请去给那里财政厅的在职研究生班讲《资本论》。

这次去XIN JIANG如同第一次去XINJIANG一样,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日下午一到达,我们一行直接被安排去了天山天池。这是我首次去天池,上次没去。

天池比我想像的要平民多了,感觉上并没有想像中的那般神秘,可能因为季节的原因吧。不过,远处的高山上还可以依稀看到些许积雪,并且去天池的路旁边,天山融化的雪水一直哗哗地流淌着,清澈而且冰凉。据说,这些雪水,正是乌市两百多万人的生命之水。

在天池旁,拍了两张照片,几乎已无事可做。倒是在天池水边,有一个WEI ZU小男童的行为,让我们感到了意外的快乐。那个小男童漂亮而结实。虽然是这季节,天池的水其实还是很凉的,而这个小男童对水有出奇的喜欢,一再要求他的爸爸将他放入水中,爸爸不放,他就哇哇地叫,再不放,就呜呜地哭,只要把他放入水中,他就笑,并且兴奋地用小手拍打水面。这是儿童的天性,都喜欢水。

第二天,我陪我的那位同事和同学去了吐鲁番。之所以说是陪,是因为我上次去XIN JIANG时已经去过了。

时隔十多年,一上路就感觉到了XIN JIANG的巨大变化。上次去的时候,不仅没有高速路,而且路上的行车非常少。

首先去到火陷山,当时的气温是46度。不过,感觉上并没有那么难受,反而觉得很舒服,这就是干热与湿热的区别。我想,要是在北京有这气温,好多人一定死菜了。但是在火陷山,我们看到了比以往更多的WEI ZU生意人。当然,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游客是太少了,以致于我们买门票的时候,WEI ZU小伙子给我们鼓捣十几分钟才打出票来。如果每天游客很多,绝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在参观完万佛宫出来时,我们仅看到另一辆小车刚要离开这里。

同一个人游览同一座火陷山,如今已是人非物非。不仅我渐渐变老了,火陷山似乎也跟我一起变老了。上次见到的火陷山,直如火陷四射一般,红彤彤的颜色,着实名符其实。如今,火陷山的颜色已不再那般鲜艳,正如我由一个30出头的小伙子变成了中年人一样,全没有了当年的风采。真是山若有情山亦老啊!

下一站去了葡萄沟。由于季节不对头,葡萄都还未成年,没能享受到自由采摘葡萄的乐趣,只是走了一走,在WEI民开的露天大排档吃了一盘“拌面”。当时一个四岁小女孩,在没有音乐的条件下,居然自动为我们跳起了WEI ZU舞蹈。我忽然明白了为什么WEI ZU人都那么能歌善舞,原来他(她)们从小都是舞蹈家。我跟小女孩说话,她全然听不懂,只是冲我笑。跟她的伯伯说话,他也是似懂非懂。据说,这里的WEI ZU人,如果不是做生意,大部分不太会汉语。

再下一站就是交河古城。对于去过的我来说,实在没有什么可看的。但还是有一些新的发现:不仅有了非常正规的收票处,而且门口有了很多小商摊。当年我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可真是荒无人烟。

大概也是因为有了收费吧,古城里的路上铺满了木板。看来文物得到了更好的保护。

古城里除了一些断垣殘壁再无其他。那里气温同样很高,于是,我们花了20元钱,坐在一个露天“照相馆”里跟那两个跟游客合影的WEI ZU姑娘聊起天来。其中有一个在乌市上过几年英语,而且从小进的汉语学校,因而说得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至少她说,WEI ZU女孩都挺喜欢汉族男孩的,但是,一般来说家里绝不会同意,如果有女孩一意孤行,结局就是从此与家人断绝关系。我们问她,为何喜欢汉族男孩,她说,因为汉族男人不欺负女人。

最后一站是坎儿井。无可记录。

回来的路上,因为怕我们热,司机将那辆年龄已经十八岁的日本尼桑的空调开得老大。汗倒是没了,同时我们开始感觉有些凉,于是要求司机把空调关了。等到晚上的时候,我才知道,我感冒了。这大概是这次新疆之行的又一大的印象了吧。

23日下午,财大一行人带我们去了二道桥。那是乌市最富民族风情的地方。如果去乌市不去二道桥,等于没有去乌市。

跟过去比,当然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不仅原来的那个旧的大巴扎被改造一新,而且路上很少看见外地游客了,满大街大部分都是WEIZU人。来到这里,真有身处异国之感。进到市场里,明显感觉游客的稀少,生意的惨淡。“为了支持XIN JIANG”,我们努力买了几件商品。

逛到六点多钟,然后去预订好的一个饭店吃饭。从市场到那个饭店,一共不到400米。在市场里,我还用手机问女儿穿多大号的鞋。等我坐到饭店里的椅子上的时候,发现手机没有了。于是,我赶紧用同事的手机拨打自己的电话,里面说:您所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显然,我的手机已落入他人之手,并且电话卡已被卸除。财大一位青年老师说,刚才在路上看见过有一个男的从我身旁走过,可能就是那家伙干的。谁干的已不重要,我赶紧用同事的电话报停机。我那个手机本来就是最普通的那种,不值钱,只可惜里面保存的电话没了,这算是真正的损失了。也许是成熟或老了,我不再会因为这类事情的发生而没有了情绪。

这次XIN JIANG之行还有一个很大的意外。去回都有同样的事情发生。在首都机场办理登机手续的时候,居然被告知,普通舱座位已满,让我们到另一个柜台办理。结果,给我们办成了公务舱座位。这是我第一次坐头等舱,享受了一把飞机上的“特权”。回来的时候也是一样。只不过回来时因为飞机小,座椅没有那么宽大而舒服,只是前面的空间比普通舱大一点而已。

 
西域行纪 - 邱海平 - 邱海平 的博客
 
西域行纪 - 邱海平 - 邱海平 的博客
 
西域行纪 - 邱海平 - 邱海平 的博客
 
西域行纪 - 邱海平 - 邱海平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316)|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