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邱海平 的博客

我们处在政治经济学复兴的时代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硕士生招生专业:政治经济学 博士生招生方向:《资本论》与当代资本主义经济

网易考拉推荐
 
 

建立期货市场就可以掌握定价权?  

2010-06-01 20:23:46|  分类: 财经热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当前国际市场上,从铁矿石到原油,从玉米到大豆,在几乎所有大宗商品的“定价权”上中国都没有话语权。甚至有人说,在国际市场上,中国买什么什么就涨价,中国卖什么什么就跌价。这个说法也许是有些夸张了,但是,多少也反映了中国在国际市场定权价上的地位与尴尬。不仅如此,由于缺乏“定价权”或者说在定价上缺乏“话语权”,中国在经济上的损失也是非常巨大的,近几年来中国在铁矿石进口方面的情况就是如此。

据中央电视台报道,针对上述局面,目前国内一些人士主张,通过建立各种大宗商品期货市场,可以使中国在大宗商品国际市场上的定价权方面拥有更多的话语权。

提出这种主张的人还以原油价格的定价机制的演变作为典型的例子,来说明西方国家正是通过建立原油期货市场来掌握了原油的国际定价权的道理。

这里我并不想否定建立期货市场的必要性,而是要指出,建立原油期货市场并不足以说明西方国家掌握了原油“定价权”,也不能作为中国建立期货市场并实现掌握定价权的话语权的理由。因为那样一种理解,既无理论依据,而且与历史的实际不相符合,完全是一个“伪证据”,外行话。

首先,从理论上来说,在市场经济中,任何商品的价格首先受到这种商品价值的制约和调节。一吨石油的价格之所以高于一吨小麦的价格,首先是因为石油的价值高于小麦。其次,任何商品的价格及其中短期变动,也必然受到供求关系的影响。供不应求,价格必须上升,供过于求,价格必须下跌。如果就同一种商品来说也是如此,如果生产这种商品的劳动生产效率提高了,它的价值也必然会下降,从而它的价格也必然会下降。当然,供求关系的变化有时会部分抵消这种价值变化的作用。例如,一种商品的价值虽然下降了,但是它的需求进一步上升了,那么,它的价格也不一定必然下降,或者至少不会跟价值发生同样比率的下降,反之也然。

在国际市场上,商品价格的确定也具有上述基本规律。不过,由于存在国家之间的差别,同种商品的国际价值与国民价值会发生一定的偏离。例如,一辆自行车在中国国内市场上的价值与其在国际市场上的价值就会不一样。形成这种差异的主要原因在于各国平均的劳动生产率和平均的国民劳动强度存在着差异。因而,只要不是具有垄断地位的商品,一般来说,落后国家的同种商品,它的国际市场价值往往会低于它在国内的市场价值。这就是为什么一些中国生产的商品存在国际价格与国内价格倒挂现象的根本原因,也是为什么中国出口加工型企业的工资往往也会被压得很低的原因。这些企业为了在国际市场上占有一定份额,必须通过压低工资的方式来保持较低的成本及价格上的“竞争力”或“竞争优势”。

就国际市场上的大宗商品而言,它的价格也是由价值和供求关系这两个主要因素来决定的。由于商品价值在中短期内一般是相对稳定的,因而,供求关系就成为决定这些商品的中短期价格的主要因素。因而,说通过期货市场就掌握了大宗商品的国际定价权,显然是一个外行的说法,而且也不符合实际。就石油价格来说,上个世纪70年代初之前,石油价格一直由西方居于垄断地位的石油公司所掌握,而石油危机之后,又由欧佩克所控制。再后来才有了美国和英国的原油期货市场的建立。而英美原油期货市场的创立本身,并不表明美国和英国就控制了原油的国际价格。因为期货市场除了套期保值和价格发现的功能之外,并不具有控制“定价权”的功能。而现在国际市场上的原油价格之所以不再由欧佩克所控制,最根本的原因,并不是由于英美建立了期货市场,而是在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西方国家经济结构的调整。具体来说,就是通过发展高新技术,并将高能耗的产业转移到其他发展中国家,例如中国等。于是,就出现了双重结果,一方面,发达国家的石油消耗下降了,而另一方面,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原油需求国。当然,中国还是世界上最大的大豆需求国,第二大铜进口国,等等。

说到这样,人们也就会明白了,造成中国在国际市场上缺乏定价方面的话语权的根本原因,压根儿就不是因为中国没有这些大宗商品的期货市场,而是源于中国经济过高的对外依存度以及由此而产生的对于一些商品的过度需求。进一步建立大宗商品的期货市场,除了能够给一些经营这些商品的公司和企业提供价格发现和套期保值的作用,从而尽可能减少由于价格的短期波动造成的损失之外,指望它能够解决中国在国际市场缺乏定价话语权的问题,那根本就是外行人的看法和不切实际的。

要想实现中国在国际市场上的“定价话语权”或者较少受到国外的钳制,最根本的出路,仍然在于经济结构的调整,以降低中国经济的对外依存度,不再继续扮演给发达国家生产一般制造品的角色,从而降低中国对于许多大宗商品的市场需求和依赖。

总之,不管怎么说,以掌握大宗商品的定价话语权来给建立大宗商品期货市场做依据,完全是一个不成立的、忽悠人的说法。因为期货价格说到底,仍然是由商品的价值与供求关系决定的。期货市场本身并不能决定商品的价格。

 

 

  评论这张
 
阅读(144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