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邱海平 的博客

我们处在政治经济学复兴的时代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硕士生招生专业:政治经济学 博士生招生方向:《资本论》与当代资本主义经济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理解“资本主义”  

2010-04-29 20:38:28|  分类: 观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有关学者的考证,“资本主义”这一范畴或概念首先是由马克思提出的。但是,关于什么叫资本主义,马克思本人并没有下一个确切的定义。

马克思曾经说过,要给资本主义生产资料私有制下一个定义,无非是将整个资本主义生产关系重述一遍。这就是说,对于事物的认识,重要的不在于下定义,而在于理解它的实际内容及其历史发展。恩格斯也曾经指出过,范畴或概念与事物本身永远是无限接近但永远不相交的两条线。因而,完全从“定义”出发去理解事物,并不是科学的。

为了说明什么是“资本”以及什么是“资本主义”,马克思写了一部《资本论》。

马克思的分析表明,“资本”以及“资本主义”具有独特的本质与丰富的属性。在理解何为资本,何为资本主义时,一方面要把握它的本质,另一方面又必须充分认识它们在特点和属性上的丰富性。忽略了前一方面,就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资本,什么是资本主义,从而也就等于取消了资本以及资本主义概念本身。例如,“人力资本”的概念就是如此。既然人力资源也是资本,那还有什么不是资本呢?忽略了后一方面,又容易导致认识上的片面性,甚至同样产生错误的认识。例如,人们一说到资本主义,总是不自觉地将资本主义等同于生产资料的私有制。这当然没有错,但是,显然这样的认识又是不够的,甚至是肤浅的。

马克思的《资本论》的分析表明,“资本”至少具有这样三个方面的本质规定:它是一种特定的生产关系;它是一种特定的物质运动;它是一种特定的社会权力。《资本论》的三大卷分别研究了资本的这三个方面的属性及其造成的各方面运动。显然,仅仅把资本理解为一种生产关系是远远不够的。因为一切生产关系都不是抽象的,而是与特定的物质形式及其结合在一起的,同时,一切生产关系里面又都包含着权力关系(即政治关系),而不仅仅是经济关系。

这里我要特别指出的是另外一个方面,这就是关于资本与货币的关系。

马克思的《资本论》已经深刻地揭示了资本与货币的联系,这一点主要是通过第一卷的第二篇“货币转化为资本”来实现的。

至今为止,人们对于马克思的这一理论和分析并没有足够的认识。所有学过政治经济学原理的人都只知道,资本是由货币转化而来的,并且知道劳动力成为商品是实现这个转化的前提条件。然后人们将理解的重点都放到“资本”上去了。仅此而已。

实际上,马克思关于货币转化为资本的理论具有更深刻的意义。这个意义在于,我们永远不能离开了货币去理解资本。我们不仅要认识到资本与货币的区别,而且更重要的是必须认识到资本与货币的永远不可分割的内在联系。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真正更深刻地认识资本主义。

劳动力成为商品固然使货币转化为资本,从而使资本与货币相区别。但是,劳动力成为商品并没有消除资本仍然是货币这一事实。作为资本,固然有其区别于货币的新的本质规定或“新的灵魂”,但是,它从来不曾抛弃先天的货币属性与“旧的灵魂”。

货币虽然本身不是资本,但是,货币天然具有转化为资本的潜在动力与动机。这一点,恰好是由货币的本质与起源本身决定的。

货币的起源并不仅仅是为了交易的便利。更重要的是,它是一般等价物,即抽象的社会财富的代表或化身。货币的产生,不仅意味着人类交往形式的重大变化,而且也意味着社会财富形式本身的巨大变化。也由此产生了人们对于财富的观念也发生了变革,即从追求物质财富或使用价值转变为占有与追求抽象的货币财富。如果说追求有形的物质财富总是有限的话,那么,追求无形的价值财富即货币财富则又是无限的。从这个角度说,资本家首先是货币的人格化的代表,然后才是资本的人格化的代表。而作为货币的人格化的代表,资本家与任何普通的人并没有什么两样。对于普通人来说,与资本家一样,都具有追求无限制的价值财富的内在动机。

从货币与资本的内在联系来认识资本以及资本主义,其意义在于,我们能够更深刻地认识到资本主义所具有的“一般性”,这个一般性就是指资本主义的普遍性,也就是资本主义所具有的人类性。

 因此,从一定意义上来说,资本主义也就是货币主义,当然是一种特殊的货币主义。

 如果说资本主义具有矛盾的话,那么首先是因为商品生产本身存在矛盾,资本主义矛盾不过是商品生产矛盾的发展与进一步放大而已。而商品生产的矛盾,不仅是使用价值与价值的矛盾,而且也是人类自身的矛盾及其表现。作为人类的矛盾,商品生产的矛盾在于:一方面,每一个人或生产单位的活动是自主的,理性的,另一方面,整个社会的生产却又是自发的,非理性的。亚当·斯密、哈耶克等思想家曾经笃信个体理性可以产生“自发秩序”,但是,历史一再证明,在这样一种过程中,人类总是要付出极大的代价。马克思曾经提出用集体理性彻底克服这种矛盾的共产主义思路,但是,实验或实践表明,这并不是一个那么容易实现的社会解决方案。

 因此,思考资本主义的问题,不仅应该看到其中所包含的阶级矛盾与冲突,而且应该从更“一般”的层面去思考人类本身的矛盾及其如何解决。换句话说,人类并不仅仅被资本主义所困惑,更重要的是被商品生产方式或货币所困惑。也正因为如此,在马克思的未来社会的理论中,资本主义是与货币一起被消灭或消亡的。从理论的深刻性与逻辑上的完整性上来说,无疑马克思是对的。但是,社会分工及其由此而产生的商品生产方式本身是比资本主义对于人类具有更深刻的必然性的现象。因而,即使我们可以设想消灭资本主义,但是,在何以能够消灭商品生产以及与此相联系的货币这一点上,全人类并没有得到一个有效的解。而如果货币本身或商品生产消灭不了,又何以能够消灭资本主义呢?曼德尔的《权力与货币》表明,只要货币存在,它随时都可以转化为资本。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将货币与资本完全隔绝,在实践上是一个完全没有解决的问题。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中国当前的社会经济现状何以是如此,而不是人们希望的那样。从一定意义上来说,说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经济是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经济更加符合马克思的理论,也更加符合事实本身。

  评论这张
 
阅读(1561)|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