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邱海平 的博客

我们处在政治经济学复兴的时代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硕士生招生专业:政治经济学 博士生招生方向:《资本论》与当代资本主义经济

网易考拉推荐
 
 

马恩经典语录赏读系列(之十五)   

2010-03-15 16:39:45|  分类: 经典语录赏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去和现在”是12世纪的英国和19世纪的英国的对照。

任何一种社会哲学,只要它还把某几个论点奉为最后结论,还在开莫里逊氏丸的药方,它就远不是完备的;我们最需要的不是干巴巴的几条结论,而是研究。

卡莱尔的宗教信仰还很浓厚,因此他还是不自由的。

只要他还停留在目前的观点上,﹒﹒﹒﹒﹒﹒他就永远不会特别接近社会主义者的要求。

         恩格斯:《英国状况 评托马斯·卡莱尔的“过去和现在”》

英国自上一世纪以来所发生的变革,﹒﹒﹒﹒﹒﹒在实践上它一定会比法国的政治革命或德国的哲学革命更快地达到目的。英国发生的是社会革命,因此比任何其他一种革命更广泛、更深刻。

18世纪在英国所引起的最重要的结果就是:由于产业革命而形成了无产阶级。

整个发展的结果是:英国人现在分成了三派,即土地贵族、金钱贵族和工人民主派。

          恩格斯:《英国状况 十八世纪》

现在的问题是:实质上究竟谁在统治着英国呢?是财产。财产使贵族能左右农业区和小城市的代表选举;财产使商人和厂主能影响大城市及部分小城市的代表选举;财产使二者能通过行贿来加强自己的势力。财产的统治已经由改革法案通过财产资格的规定所确认了。﹒﹒﹒﹒﹒﹒可见真正进行统治的是资产阶级。

这种状况能够长此下去吗?这一点用不着考虑。实践反对理论、现实反对抽象、生活反对毫无意义的空话的斗争,简言之,人反对不人道行为的斗争,一定会得出结果,而胜利将在哪一边,是毫无疑问的。

斗争已经在进行。宪法的基础已在动摇。

英国所趋向的民主制是社会的民主制。

单纯的民主制并不能治愈社会的痼疾。民主制的平等是空中楼阁,穷人反对富人的斗争不能在民主制或单是政治的基础上完成。因此这个阶段只是一个过渡,只是最后一种纯粹政治的手段,这一手段还需要加以试验,但从其中马上就会发展出一种新的因素,一种超出现行政治范围的原则。

这个原则就是社会主义的原则。

          恩格斯: 《英国状况  英国宪法》

 

赏读:

1844年1月-3月,恩格斯以“英国状况”为总标题,一口气写了三篇文章。其中,《英国状况 评托马斯·卡莱尔的“过去和现在”》发表在马克思主持的《德法年鉴》上,另外两篇发表在同样于巴黎出版的《前进报》上。

按照恩格斯自己的说法,第一篇关于卡莱尔的书评,是他写的作为进一步“比较详细地谈一谈英国的状况”的“比较一般性的引言”。

这篇书评中,恩格斯不仅评价了卡莱尔在著作中提出的一些观点,更重要的是,恩格斯实际上是将卡莱尔作为托利党人的代表来看待的。因而,卡莱尔在思想上的矛盾与缺陷,同时也就是资产阶级中“有教养的”那一部分人的局限性。

在第二篇《英国状况 十八世纪》中,恩格斯第一次详细地考察了英国十八世纪的产业革命过程和这个过程中英国的科学和哲学的发展,以及阶级结构的变化与形成。恩格斯明确地区分了政治革命、哲学革命、产业革命和社会革命这几个概念,并且认为十八世纪英国发生的不仅是产业革命,而且也是社会革命,它的最重要的结果,是形成了无产阶级。

紧接着在第三篇《英国状况  英国宪法》中,恩格斯将考察的目光转向英国的政治。通过对英国法律的具体剖析,揭示了英国资产阶级法律制度的虚伪性和局限性,从而得出了实行“社会的民主制”的社会主义结论。

恩格斯的这三篇文章,不仅使我们能够理解恩格斯是如何得出社会主义结论的,而且也是我们全面了解英国十八到十九世纪中叶的经济、政治、思想与社会等各方面情况的重要史料。

这里需要指出两点:

第一,关于英国十八世纪产业革命的描述,1892年恩格斯对《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一书中一个小注作了这样一个补充:“这里所描写的产业革命的历史轮廓在某些细节上是不准确的,但是在1843-1844年没有更好的资料。”显然,同样的话也适用于《英国状况 十八世纪》这篇文章。这表明,恩格斯对于自己的作品是完全持严肃科学的态度的。

第二,正如以前指出的那样,在1843-1844年的时候,恩格斯(当然也包括马克思在内)对于英国、法国、德国兴起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运动寄予了很大的、甚至是过高的期望。历史表明,十九世纪这些国家的工人运动并没有导致工人革命的胜利和社会主义的建立。历史的发展超越了恩格斯以及马克思的预想和判断,换句话说,资本主义制度比他们在理论上所分析和证明的具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和应变能力。从马克思和恩格斯宣布资本主义的死亡至今已经过去一百多年了,全人类仍然处在资本主义时代。重新发现资本主义的自我否定因素,是当代马克思主义研究者的重大理论任务。在一个社会结构发生了巨大变化的新时代,马克思主义不应该仍然只是属于工人阶级,而是应该属于全人类。重新发展出一种新的社会结构分析方法,正是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并在实践上推动人类进步的根本出发点。

  评论这张
 
阅读(93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