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邱海平 的博客

我们处在政治经济学复兴的时代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硕士生招生专业:政治经济学 博士生招生方向:《资本论》与当代资本主义经济

网易考拉推荐
 
 

北大的又一次灵光闪现!  

2010-03-11 08:41:15|  分类: 新闻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大曾经出过蔡元培,北大曾经有个陈独秀,北大还有过鲁迅。北大曾经是中国新文化运动的发源地,北大曾经影响过中国现代史,也因而北大成为中国最著名的高等学府,这种影响一直保持到现在。不管在世界高校的排名中列位第几,北大在中国高等院校中的独一无二的地位至少是中国人自己所不能否认的。

北大就是北大。北大不仅是一所高校,而且更是中国文化发展的一种标识。

北大之所以是北大,是因为北大有着特殊的精神与气质。这个精神与气质就是自由与创新。也因为这个精神,北大曾经推动了中国历史的发展与进步。

中国之所以需要北大,也因为中国需要自由与创新。

一段时间来,北大也曾经出现过一些让人失望的现象。而北大的这些现象的产生,莫不是整个中国社会的一种反映。如果说北大有某些病态的东西,那也是由于中国整个社会存在着某些病态。虽然去年推行的中学校长推荐制度最终流产,但那确实不能完全怪罪于北大。中学校长们不敢推荐那些真正有潜力而按目前考试制度来衡量并不出色的中学生,显然是整个社会还没有宽容到允许中学校长们在这一制度中存在一定的容错率。

然而,今天我再一次看到了北大的灵光一现,也由此再一次看到了中国的希望!

日前,北大公布了2010年新增专业目录,其中最耀眼的是,北大新设了一个“政治学经济学哲学”专业。

当我看到这个消息时,感到的是一种少有的振奋,一种少有的兴奋,一种少有的发自内心的高兴。

虽然设这样的专业并不是北大的首创,英国牛津大学早已有这样的专业设置。但是,毕竟在中国高校,无疑这是一个创举,甚至是一个伟大的创举!

我想,当许多人看到北大新增的这个专业的时候,不仅会看不懂,而且甚至会感觉莫名其妙。

这是正常的反应。一切创新,都是不合常规的,一切创举,最开始都不会被人理解。

然而,作为一个高校教师,我读得懂北大这一创举的含义。

很明显,北大新增这样一个专业,表明北大认识到了当代学科分工产生的各种弊端,并力图改变之。

别的不说,仅说我所知道的经济学。

熟悉经济思想史的人都知道,经济学本来叫政治经济学,从17世纪这一名称的产生,一直到19世纪70年代“边际革命”为止。在西方,自1890年马歇尔以降,经济学开始取代政治经济学,成为“主流”的学科名称。不过,我们不要忘记,“政治经济学”在这一名称即使在西方经济学理论上也从未绝迹与彻底弃用。在西方国家,特别是在美国,不仅一直存在着“激进政治经济学”,而且更有近年来发展未艾的“新政治经济学”,尽管所谓“新政治经济学”骨子眼里仍然是新古典经济学。

中国在政治经济学上向来是外国人的小学生,一度是苏联的小学生,后来越来越成为美国的小学生。也由此从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政治经济学”这一学科名称被“经济学”所取代,然后再就是90年代中期以后的西方主流经济学在中国的甚嚣尘上。如今的中国经济学,几乎可以说是被西方主流经济学所充斥,政治经济学被严重边缘化。虽然曾经有刘国光这样的大牌经济学家的大声疾呼,虽然有不少的经济学工作者致力于批判西方主流经济学,虽然有金融危机这样的铁证,但是,由于西方主流经济学在中国已经造就了学术上的既得利益者,中国经济学的格局并未有发生根本的变革。

关于中国近十几年经济学理论的研究与发展究竟如何评价这一问题本身可能是比较复杂的,但是,但凡有良知的经济学业内人士应该看得很明白:中国现在的经济学教育,除了教给了学生并不具有中国现实性的那些规范的教条之外,除了让学生成为片面的计量推手并有可能在高校谋得一个教职之外,对于整个社会而言,其贡献究竟是什么,确实是值得怀疑的。

在西方,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就已经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反对主流经济学一统天下的浪潮,并且产生了演化经济学这一试图打破主流经济学垄断人们的思想的新的经济学流派。

在中国,近些年来也成立了大大小小的不同的“新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

然而,我们可以肯定地说,中国其他高校的这些举动,与北大新设“政治学经济学哲学”专业相比而言,不仅都是微不足道的,而且中国高校其他那些“新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多半是挂羊头卖猪肉了!因为这些所谓“新政治经济学”不过是拾人牙慧,步人后尘而已。这些新政治经济学毫无新意可言,因为它们不过是美国的新政治经济学在中国的翻版!当然,凭心而论,浙大汪丁丁教授本人以及他领衔的新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可能是个例外。我甚至可以猜测,将来在北大能够胜任“政治学经济学哲学”专业教授的人,目前来说,可能惟汪丁丁教授也!

读过汪丁丁教授作品的人大概知道,只有汪教授的知识与思想是综合的,是政治学的、经济学的、哲学的。在中国,恐怕再无第二人。

发展到今天,虽然西方经济学一直在致力于将经济学打造成像自然科学一样的“科学”,但是,作为一门人文社会科学,也注定了这样的努力一定是不可能成功的。道理也是如此简单明了,因为社会究竟不等于自然物质,社会并不是按数学规律运转的。

于是,理所应当,经济学应该回归到它的本来的属性,仍然应该被作为人文社会科学来理解和对待。我想,北大新增设的“政治学经济学哲学”专业正是为了体现这一基本的认识与判断,而且我也愿意相信,这个创新也是为了改变中国当前学科发展过度分工和分化所产生的各种各样的严重的弊端,也是为了呼唤人文精神在学科中的复归。

当然,我更愿意看到将来在中国有更多的高校开设类似的专业,让我们的高校能够真正成为思想的发源地,让我们的高等院校成为人文精神的载体和社会道德的载体。

眼下,人们都在集中注意力讨论关于高校改革,特别是去行政化改革问题,相比而言,在这种改革的前途未卜之时,不如像北大这样,先从专业的创新与改革开始,因为这样的改革,不仅成本最小,而且效率最高。

  评论这张
 
阅读(2300)|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