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邱海平 的博客

我们处在政治经济学复兴的时代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硕士生招生专业:政治经济学 博士生招生方向:《资本论》与当代资本主义经济

网易考拉推荐
 
 

马恩经典语录赏读系列(之七)   

2010-02-26 21:33:36|  分类: 经典语录赏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法律.....是事物的法的本质的普遍和真正的表达者。因此,事物的法的本质不应该去迁就法律,恰恰相反,法律倒应该去适应事物的法的本质。

习惯权利按其本质来说只能是这一最低下的、备受压迫的、无组织的群众的权利。

贵族的习惯权利按其内容来说是反对普遍法律的形式的。它们不能具有法律的形式,因为它们是已固定的不法行为。

我们的全部叙述指出,省议会是怎样把行政当局、行政机构、被告的生命、国家的思想、罪行和惩罚降低到私人利益的物质手段的水平。

认为在立法者偏私的情况下可以有公正的法官,那简直是愚蠢而不切实际的幻想!既然法律是自私自利的,那末大公无私的判决还能有什么意义呢?法官只能够丝毫不苟地表达法律的自私自利,只能够无条件地执行它。

这样,省议会便彻底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它根据自己的任务,袒护了特定的私人利益并把它作为最终目的。

 

赏读:

这是马克思在莱茵省召开议会期间所写的第三篇评论文章,题目是《第六届莱茵省议会的辩论》(第三篇论文)。写于1842年10月,发表在《莱茵报》10月25、27、30日和11月1、3日第298、300、303、305和307各号的附页上。署名:莱茵省一居民。

如前所述,第一篇是关于出版自由问题的,这一篇是关于林木盗窃法的,第二篇因为书报检查而未能发表。

在这一篇文章中,马克思针对莱茵省议会议员们关于“林木盗窃法”的态度和观点进行了批驳,同时进一步指出了莱茵省法律的本质。

当时争论的主要问题是,农民或贫民到“林木占有者”(即私有者)的树林中“捡枯枝”的行为构不构成犯法。大多数议员们(当然也都是有产者)的意见是,应该视作“盗窃”;而马克思从“习惯权利”出发公然为贫民辩护。

同时,马克思运用黑格尔关于“法的精神”的概念批评省议会的立法本身是违法的,因为省议会“袒护了特定的私人利益并把它作为最终目的”。

在这篇文章中,两个方面明显地并存着:一方面,马克思仍然恪守着黑格尔的法的理念与国家的概念,并运用它来批评省议会,另一方面,在分析与推理过程中,马克思在实际上已经看到了不同于黑格尔理念的残酷现实,并且得出了自己的结论。

关于林木盗窃法的这场辩论,对于马克思的思想转变曾经起过巨大的作用,因为这是马克思“第一次遇到所谓物质利益的问题发表意见的难事”。正是通过这场辩论,马克思在事实上已经认识到:在私有财产制度下,法律也必然是为私人利益服务的,根本不存在超越于私人利益之上的所谓“普遍的法的精神”。这篇文章是马克思从黑格尔的信徒最终转变为黑格尔哲学的批判者的一个路标,一个转折点。在不久的未来,我们将看到马克思对自己的“信仰的清算”。

  评论这张
 
阅读(1113)|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