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邱海平 的博客

我们处在政治经济学复兴的时代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硕士生招生专业:政治经济学 博士生招生方向:《资本论》与当代资本主义经济

网易考拉推荐
 
 

马恩经典语录赏读系列(之六)   

2010-02-25 17:32:00|  分类: 经典语录赏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私有财产是一种特权。这是傅立叶的基本原则。难道人们同意了基本原则便不能同时对结论和它的运用展开争论吗?

“莱茵报”甚至在理论上都不承认现有形式的共产主义思想的现实性,因此,就更不会期望在实际上去实现它,甚至不认为这种实现是可能的事情。“莱茵报”彻底批判了这种思想。然而,对于勒鲁、孔西得朗的著作,特别是对于蒲鲁东的智慧的作品,则决不能根据肤浅的、片刻的想像去批判,只有不断的、深入的研究之后才能加以批判。 

赏析: 

摘自马克思写于1842年10月15日、载于1842年16日《莱茵报》第289号上的《共产主义和奥格斯堡“总汇报”》一文。

 关于马克思主持的《莱茵报》与奥格斯堡《总汇报》之间围绕法国共产主义思潮的这一争论,马克思在多年之后于1859年写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还有所评论,他说:“在善良的‘前进’愿望大大超过实际知识的时候,在‘莱茵报’上可以听到法国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带着微弱哲学色彩的回声。我曾表示反对这种肤浅的言论,但是,同时在和‘奥格斯堡总汇报’的一次争论中坦率地承认,我以往的研究不容许我对法兰西思潮的内容本身妄加评判。”

到十九世纪四十年代的时候,英国、法国、德国等西欧主要国家的阶级矛盾都达到了一个新的尖锐程度。在这些国家先后出现了工人阶级运动。在英国有著名的宪章运动,在法国有里昂工人的武装起义,在德国则有西里西亚工人的起义。正是基于这样的背景,在这些国家也都产生了各种各样的“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的学说与思潮。其中,法国的蒲鲁东提出了“财产即盗窃”的命题,而傅立叶也宣布“私有财产是一种特权”。这就是说,这些思想家们从最一般意义上提出了否定一切私有制的口号。这些思想们没有“从理论上”去论证这种口号的实际的可行性,而只是从“主观愿望出发”提出来的“结论”。

因此,当时的马克思在理论上并不认为这种“共产主义思想的现实性”。但是,由于马克思主持的《莱茵报》报道过于1842年9月28日-10月9日在斯特拉斯堡召开的法国学者会议,这个会议的小组会议之一讨论了傅立叶学派关于改善无产者阶级社会地位的建议。于是,《奥格斯堡总汇报》立即发表文章,对《莱茵报》进行攻击,认为《莱茵报》“是普鲁士的共产主义者”,“是一位向共产主义虚幻地卖弄风情和频送秋波的妇人”。

于是,马克思写了这篇针锋相对的反驳文章。在文章中,马克思以牙还牙,称“总汇报”是“奥格斯堡长舌妇”。

这篇文章是对上述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所说的那句话的最好的注释,它使我们更具体地了解到,马克思在当时对于“共产主义”的态度。这篇历史文献再好不过地证明了,马克思的思想从一开始就是与各种机会主义的、空想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完全不同的,甚至是根本对立的。马克思并不赞成从“主观愿望出发”去否定一切私有制的观点。

虽然1842年的时候马克思还不是一个“共产主义者”,但是,由他主持的《莱茵报》越来越为普鲁士政府所不容。随后我们将看到,马克思进一步发表了完全“违背警章”的文章,于是,《莱茵报》面临着“死刑判决”。

  评论这张
 
阅读(6912)|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