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邱海平 的博客

我们处在政治经济学复兴的时代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硕士生招生专业:政治经济学 博士生招生方向:《资本论》与当代资本主义经济

网易考拉推荐
 
 

马克思论原始积累及其现实意义  

2010-02-24 08:13:18|  分类: 经济学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建立本身是一个历史过程。资本的原始积累过程虽然并不是资本主义发展的历史起点,但是这个过程对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建立却起着巨大的推动作用。

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本身究竟是如何建立起来的呢?或者说,最初的资本究竟是从何而来的呢?关于这个问题,资产阶级经济学家总是用“田园诗式”的想像来加以说明。他们认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建立,是由于一部分人勤劳,而另一部分人懒惰,前者成为资本家,后者则成为雇佣工人。马克思的原始积累理论用无可争辩的历史事实说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建立,或者说资本的产生过程本身,是“用血与火载入人类编年史”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征服、奴役、劫掠、杀戮,总之暴力起着巨大的作用”。[1]

资本原始积累的过程,也就是“劳动者和他的劳动条件的所有权分离的过程,这个过程一方面使社会的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转化为资本,另一方面使直接生产者转化为雇佣工人。因此,所谓原始积累只不过是生产者和生产资料分离的历史过程。”[2]

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是从封建的生产方式中产生出来的。因而,原始积累的过程也就是封建的生产方式如何解体并转化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过程,这个过程在英国表现得最为典型。

在英国的封建社会中,一方面封建地主和教会占有大部分地产,另一方面还存在大量的自耕农。英国的资本原始积累,正是从自耕农土地的被剥夺开始的,这个过程开始于15世纪最后30多年和16世纪最初几十年。

在英国,“羊吃人”的圈地运动成为整个原始积累的起点。佛兰德毛纺织工场手工业的繁荣,以及由此引起的羊毛价格的上涨,新的封建贵族(即未来的农业资本家)为了把耕地变成牧场,强行拆除自耕农的小屋,并将他们赶走,使他们成为无产者。

“在16世纪,宗教改革和随之而来的对教会地产的大规模的盗窃,使暴力剥夺人民群众的过程得到新的惊人的推动。在宗教改革的时候,天主教会是英国相当大一部分土地的封建所有者。对修道院等的压迫,把住在里面的人抛进了无产阶级的行列。很大一部分教会地产送给了贪得无厌的国王庞臣,或者非常便宜地卖给了投机的租地农场主和市民,这些人把旧的世袭佃户大批地赶走,把他们耕种的土地合并在一起。”“教会所有权是古老的土地所有权的宗教堡垒。随着这一堡垒的倾覆,这些关系也就不能维持了。”

对国有土地和公有地的剥夺构成了英国资本原始积累的另一个内容。就前者来说,“光荣革命”“开辟了一个新时代,使以前只是有节度地进行的对国有土地的盗窃达到了巨大的规模。这些土地被赠送出去了,被非常便宜地卖掉了,或者被用直接掠夺的办法合并到私人地产中去了。所有这一切都在丝毫不遵守法律成规的情况下完成的。”[3]就后者来说,从上述“圈地运动”的时候就开始了。但是,18世纪之前,主要还是一种个人行为,立法曾经与这种行为斗争了150年,但毫无结果。而到了18世纪,法律本身现在成了掠夺人民土地的工具,这种掠夺的议会形式就是“公有地圈围法”。这个法律“是地主借以把人民的土地当作私有财产赠送给自己的法律,是剥夺人民的法令。”

最后,对农民土地的最后一次大规模剥夺过程,是所谓的“清扫领地”。在这个清扫的过程中,农民的小屋被清扫掉,结果农业工人在他们的耕地上甚至再也找不到必要的栖身之所了。

此外,苏格兰高地的克尔特人由“克兰”组成,克兰首领只是土地的名义所有者。但是,他们依靠自己的权威,把他们名义上的所有权转化为私有财产权,对于克兰成员的反抗,他们就使用暴力把克兰成员驱逐出去。

总之,“掠夺教会地产,欺骗性出让国有土地,盗窃公有地,用剥夺方法、用残忍的恐怖手段把封建地产和克兰财产转化为现代私有财产-这就是原始积累的各种田园诗式的方法。这些方法为资本主义农业夺得了地盘,使土地与资本合并,为城市工业造成了不受法律保护的无产阶级的必要供给。”[4]

通过以上暴力的方法,大量的农民成为乞丐、盗贼、流浪者。为了使他们成为雇佣劳动者,“15世纪和整个16世纪,整个西欧都颁布了惩治流浪者的血腥法律。”

这就是近代工人阶级或无产阶级的形成过程。

另一方面,资本原始积累的过程也是资产阶级产生的过程。那么,资产阶级又是如何形成的呢?

首先是租地农场主的形成。在英国,最初形式的租地农场主是本身也是农奴的管事。在14世纪下半叶,这些管事被由地主供给种子、牲畜和农具的租地农民所取代。这种租地农民往往雇佣了更多的农业工人。他不久就成为分成农、半租地农场主。再后来就是出现了真正的租地农场主,他们完全靠雇佣工人来增殖自己的资本,并把剩余产品的一部分以货币或实物的形式作为地租交给地主。

在16世纪,一方面出现了贵金属价值从而货币价值的不断下降,另一方面由于租期长达99年,,于是,由货币价值下降而造成农产品价格的上涨成为租地农场主暴富的重要因素。

农业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建立就为城市工业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产生提供了市场。

工业资本家的形成并不像农业资本家的形成那样更多地是一种“渐进方式”。虽然正像租地农场主的产生一样,工业资本家的一部分也来源于以前的行会师傅、独立小手工业者、高利贷资本家和商业资本家等,但是,在真正的工业资产阶级的形成过程中,“美洲金银产地的发现,土著居民的被剿灭、被奴役和被埋葬于矿井,对东印度开始进行的征服和掠夺,非洲被变成商业性地措获黑人的场所-这一切标志着资本主义生产时代的曙光。这些田园诗式的过程是原始积累的主要因素。”[5]

由此可见,资本的产生以及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建立,绝不是资产阶级经济学家所鼓吹的那样,是一种田园诗式的过程,而是充满了暴力的作用。正是为了揭露资产阶级代言人的虚伪性,所以马克思才说:“资本来到人世间,从头到脚,每一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6] 暴力是每一个孕育着新社会的旧社会的助产婆。暴力本身就是一种经济力。

许多人曲解马克思的这段话,认为马克思完全是从道义出发否定了资本和资本主义。显然,只要完整地了解马克思的原始积累理论的内容,这样的歪曲就不攻自破。马克思并没有仅仅从道德出发来“谴责”资本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上所述恰好说明,事实上马克思正是从封建社会本身的演变出发来理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建立,从而证明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历史必然性即历史合理性。因而,暴力只是孕育着新社会的助产婆,而不是新社会本身产生的依据。只是为了揭露资产阶级思想家们掩盖历史真相的虚伪性,所以马克思花了更多的篇幅来揭露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建立过程中的暴力的那一面。从这个意义上说,马克思关于资本原始积累过程的叙述,具有理论上的批判的意义。

从历史发展的全部过程来看,资本主义最初起源于西欧封建社会内部,最早出现的资本是商业资本和高利贷资本。但是,它们在整个封建社会里并不占主导和统治地位,相反,它们以封建的生产方式为基础和条件。因而,直到农业和工业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建立以前,整个西欧社会仍然处于封建时代。上述资本的原始积累过程,不仅直接就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建立的过程,同时,也是推动整个西欧社会从封建社会向资本主义社会转变和过渡的过程。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马克思的原始积累理论研究的正是社会的“过渡”或“转型”问题,从而,使马克思的这个理论成为“社会过渡理论”或“社会转型理论”的一个范本。

毫无疑问,马克思对于以英国为典型的资本原始积累过程和实质的揭秘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虽然我们不能简单地依据马克思的理论来看待现实中的资本形成的各种途径及其合理性,但是,马克思的原始积累理论同时也粉碎了一切关于资本起源完全合理性的辩护性论调。另外,在关于中国农村土地制度的改革及其研究中,马克思给我们描述的英国农业的封建生产方式向资本主义农业生产方式的发展历史过程,无疑同样具有重要的现实借鉴意义。毫无疑问,无论是出于何种的其他考虑,只要一旦废除了土地的集体所有制,那么,中国农村必然出现资本主义的农业生产方式。这一点,应该值得所有关于中国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研究者们的高度注意。



[1] 《资本论》第一卷第821页。

[2] 同上第822页。

[3] 同上第831页。

[4] 同上第842页。

[5] 同上第860-861页。

[6] 同上第871页。

  评论这张
 
阅读(253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