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邱海平 的博客

我们处在政治经济学复兴的时代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硕士生招生专业:政治经济学 博士生招生方向:《资本论》与当代资本主义经济

网易考拉推荐
 
 

马恩经典语录赏读系列(之五)   

2010-02-23 18:58:10|  分类: 经典语录赏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凡是有高度历史意义的民族,其人民生活的兴盛是随其宗教意义高度发展的时期而来的,其威力衰落的时期是随其宗教生活的衰落的时期而来的。”(科伦日报)

必须把作者的话整个颠倒过来,才能得出真理。作者完全颠倒了历史。希腊和罗马恰好就是古代世界各民族中“历史发展”最高的国家。希腊的内部极盛时期是伯利克里时代,外部极盛时期是亚历山大时代。在伯利克里时代,诡辩学派、称得上哲学化身和苏格拉底、艺术以及修辞学都排斥了宗教。而亚历山大时代就是既否认“个人精神”的永恒不灭又否认当代各种宗教之神的亚里士多德时代。罗马的情形则更是如此!请读读西塞罗的著作吧!伊壁鸠鲁、斯多葛派或者怀疑论者的哲学学说,正是在罗马的极盛时期才成为有教养的罗马人的宗教信仰的。

不是古代宗教的毁灭引起古代国家的毁灭,相反地,正是古代国家的毁灭才引起了古代宗教的毁灭。

哲学就其特性来说,从来没有打算过把禁欲主义的神甫法衣换成报纸的轻便时装。然而,哲学家的成长并不像雨后的春笋,他们是自己的时代、自己的人民的产物,人民最精致、最珍贵和最看不见的精髓都集中在哲学思想里。

任何真正的哲学都是自己时代精神的精华。

宗教不是反对哲学的一定体系,而是根本反对一切体系的哲学。

真正的宗教国家是神权政体国家。这些国家的首脑应该是:或者像犹太人的国家那样是宗教之神耶和华自己,或者像西藏那样是佛的全权代理人达赖喇嘛,最后,像哥列斯在自己的最后一本著作中公正地对基督教国家所要求的那样。

拜占庭国家是一个真正的宗教国家,因为在这里教义就是政治问题,然而,拜占庭国家却是一个最坏的国家。

法国拿破仑法典并不起源于旧约全书,而是起源于伏尔泰、卢梭、孔多塞、孟德斯鸠的思想,起源于法国革命。 

 

赏析:

 摘自马克思于1842年6月29-7月4日期间写作,并发表在《莱茵报》1842年7月10、12和14日第191、193和195号附页上的《第179号“科伦日报社论”》一文。

1842年6月《科伦日报》第179号发表了一篇社论,这篇社论出自该报政治编辑海尔梅斯之手。海尔梅斯是普鲁士政府安插在这份报社的密探。

虽然我们今天无法看到海尔梅斯写的这篇社论原文,但是,从马克思写的评论大体可以看出,海尔梅斯这篇社论的主旨就是反对哲学而拥护宗教的。

如前介绍过的那样,在当时的德国,不仅宗教问题本身就是政治问题,而且哲学的争论也是政治问题在哲学上的一种反映。那么,在宗教与哲学之间的态度,当然也同样是政治问题。

马克思写的这篇评论,不仅提出了与海尔梅斯相反的观点,而且对海尔梅斯的社论的一些具体言论进行了极为深刻的批驳。在这种反驳中,再一次表现出马克思极其严密和高超的逻辑与推理能力,以及丰富而全面的历史知识,以上所引片断就是证明。

从这篇文章我们还可以了解到,马克思在宗教与哲学之间,否定了前者而肯定了后者。不仅如此,马克思关于宗教与国家的关系的观点,表明他已经是一个唯物主义者。这一哲学立场与前一篇有关他对于费尔巴哈的态度是完全一致的。同时,马克思提出的“真正的哲学都是自己时代精神的精华”这一经典名言,激励了无数后来的哲学家和哲学学习者。

马克思虽然当时并没有与普鲁士政府进行公然的“决裂”,但是,通过对海尔梅斯的近乎嘲讽的批驳,我们从中仍然可以体会到马克思对于普鲁士专制主义的毫不调和与妥协的态度。

  评论这张
 
阅读(88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