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邱海平 的博客

我们处在政治经济学复兴的时代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硕士生招生专业:政治经济学 博士生招生方向:《资本论》与当代资本主义经济

网易考拉推荐
 
 

马恩经典语录赏读系列(之四)  

2010-02-22 17:17:57|  分类: 经典语录赏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由的首要条件是自我认识,而自我认识又不能离开坦白。

计算是摇摆于感性和理性之间的理智的第一种理论活动。

统计是第一门政治科学!(本人注:出自威廉·配第的《政治算术》。这既是一部政治经济学著作,也是第一部统计学的著作。)

你希望别人怎样对待你自己,你就怎样对待别人。

空间,这是第一个以自己的量使小孩敬畏的东西。空间是小孩在世界上遇到的第一种量,因此,小孩认为身材高大的人就是伟人。

如果小孩的理论思维具有数的性质,小孩的推断和他的实践思维首先就具有实践和感觉的性质。小孩机体的感觉本能是使他和世界连接的第一个纽带。感觉的实践器官,主要指口和鼻,是他最初用来评价世界的器官。

小孩超不出感性知觉的范围,他只看到单个的现象,想不到还有把这种特殊性和一般关系联系起来的看不见的神经存在,这种神经在国家中也如在各处一样,把各个物质部分转变为精神整体的活的成分。小孩相信太阳围绕地球旋转、一般围绕个别旋转。所以,小孩不相信精神但却相信妖怪。

难道席勒没有说过:

智者看不见的东西,

却瞒不过童稚天真的心灵。

比利时革命是比利时精神的产物。

假如比利时的出版物站在革命之外,那它就不成其为比利时的出版物;同样,假如比利时革命不同时又是出版物的革命,那它就不成其为比利时的革命。人民革命是完整的。

公民不承认以特权形式存在的权利。

脱离被代表人的意志的代表机关,就不成其为代表机关。

一切生物只有在空气流通的优良环境下才能繁茂,同样,真正的政治议会也只有在社会精神的最高保护下才能昌盛。

彼岸世界的理论即宗教。

如果人类不成熟成为反对出版自由的神秘论据,那么,无论如何,书报检查制度就是反对人类成熟的一种最现实的工具。

一切发展中的事物都是不完善的,而发展只有在死亡时才结束。

自由确实是人所固有的东西。

没有一个人反对自由,如果有的话,最多也只是反对别人的自由。可见各种自由向来都是存在的,不过有时表现为特权,有时表现为普遍权利而已。

法律不是压制自由的手段,正如重力定律不是阻止运动的手段一样。

法律是肯定的、明确的、普遍的规范,在这些规范中自由的存在具有普遍的、理论的、一取决于个别人的任性的性质。法典是人民自由的圣经。

书报检查制度正如奴隶制一样,即使它千百次具有法律的形式,也永远不能成为合法的。

一切秘密都具有诱惑力。

没有自由对人来说就是一种真正的致命的危险。

自由的出版物是人民精神的慧眼,是人民自我信任的表现,是把个人同国家和整个世界联系起来的有声的纽带;自由的出版物是变物质斗争为精神斗争,而且是把斗争的粗糙物质形式理想化的获得体现的文化。自由的出版物是人民在自己面前的公开忏悔,而真诚的坦白,大家知道,是可以得救的。自由的出版物是人民用来观察自己的一面精神上的镜子,而自我认识又是聪明的首要条件。

作家当然必须挣钱才能生活,写作,但是他决不应该为了挣钱而生活,写作。

诗一旦变成诗人的手段,诗人就不成其为诗人了。

作家绝不能把自己的作品看做手段。作品就是目的本身;无论对作家或其他人来说,作品根本不是手段,所以在必要时作家可以为了作品的生存而牺牲个人的生存。

出版最主要的自由就在于不要成为一种行业。把出版物贬为单纯物质手段的作家应当遭受外部不自由-检查-对他这种内部不自由的惩罚;其实他的存在本身就已经是对他的惩罚了。

当然,出版也作为一种行业而存在,不过那已不是作家的事,而是印刷厂和书商的事了。

没有出版自由,其他一切自由都是泡影。自由的一种形式制约着另一种形式,正像身体的这一部分制约着另一部分一样。只要某一种自由成问题,那末,整个自由都成问题。只要自由的某一种形式受到排斥,也就是整个自由受到排斥。

 

赏析: 

以上所引片断,出自马克思于1842年4月写作的《第六届莱因省议会的辩论》(第一篇论文)。虽然这篇文章在主题上与《评普鲁士最近的书报检查令》(下称《检查令》)有相通之处,即都涉及到出版自由问题,但是,这篇文章是在德国报纸上公开发表的,而《检查令》一文未能在德国公开出版。其次,正如标题如示,这篇文章是对第六届莱因省议会的辩论所发表的评论,因而,在主题上就比《检查令》一文更进了一步,即展开了对代议制这一重大法律问题的讨论。

针对当时莱茵省召开的议会,马克思一共写了三篇论文,公开发表的只有这里的第一篇以及第三篇(后面再作介绍),而第二篇遗失了。

这篇长文于1842年5月5、8、10、12、15和19日分别载于《莱茵报》第125、128、130、132、135和139号的附页。

马克思在《莱茵报》上所发表的包括本篇在内的文章,在德国社会上产生了巨大的反响,《莱茵报》的销售量一升再升。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马克思的文章讨论了德国最重大的现实政治问题,并提出了实行真正的人民民主的主张。也正是通过对德国现实政治问题的关注与研究,马克思在思想上取得了巨大的进步,开始实现从纯粹哲学的研究转向对于现实的进一步研究。马克思不仅通过在《莱茵报》上发表文章提高了自己的知名度,而且也因为他的卓越的写作才华和先进的思想观念,使他最终成为《莱茵报》的编辑,并很快成为主编。

当然,这篇文章一方面进一步展示了马克思杰出的写作才华,另一方面也表现了马克思在思想理论上的局限性。由于采取的是一种“合法斗争”的形式,因而,马克思还未能从理论上深刻揭示德国社会的根本性质,以及由此而决定的限制出版自由的必然性。马克思仍然诉诸于抽象的自由意志。进一步说,马克思还没有完全站到德国反动政府的对立面,马克思对于现实的德国,仍然抱有一定的幻想。他希望德国能够在不经历一场革命的前提下实现他所说的真正的自由。后来的实践证明,这仅仅只是一种善良的愿望而已。

上述所引片断,许多都是经典的名言,而且内容极为丰富,例如,关于儿童对于世界的认识,关于作家与自由的关系,关于自由的完整性,等等。今天读来,仍然会给人很多启发。

  评论这张
 
阅读(95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