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邱海平 的博客

我们处在政治经济学复兴的时代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硕士生招生专业:政治经济学 博士生招生方向:《资本论》与当代资本主义经济

网易考拉推荐
 
 

马恩经典语录赏读系列(之三)  

2010-02-21 14:54:38|  分类: 经典语录赏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施特劳斯像神学家一样看问题,因而有偏见;费尔巴哈则用非神学家的观点看问题,因而是自由的。

施特劳斯所看到的是思辨的神学的眼光中出现的事物;而费尔巴哈所看到的则是实际上的事物。

我劝你们,思辨神学家和哲学家们,假如你们愿意明白事物存在的真相,即明白真理,你们就应该从先前的思辨哲学的概念和偏见中解放出来。你们只有通过火流(译者注:德文Feuerbach,字面意思是火流,音译是费尔巴哈)才能走向真理和自由,其他的路是没有的。费尔巴哈,这才是我们时代的涤罪所(本人注:取自但丁《神曲》“炼狱”篇)。

 

赏析:

 

   这是马克思于1842年1月末写作的、1843年发表在瑞士出版的《德国现代哲学和政论界轶文集》第二卷上的《路德是施特劳斯和费尔巴哈的仲裁人》一文的片断。

   1840-1841年,施特劳斯发表了《基督教教理的历史发展及其与现代科学的斗争》(两卷),掀起反对费尔巴哈的论战。由于这一论点,黑格尔左派在《德国科学和艺术年鉴》上发表了批判宗教的文章。同时,还有人用“柏林人”和“也是柏林人”的名义发表文章,企图调和施特劳斯和费尔巴哈的分歧。

于是,马克思用“非柏林人”的笔名发表了这篇文章,以表明自己的立场与观点。

这篇文章第一次表明了马克思对于费尔巴哈哲学的立场与态度。正如后来恩格斯在《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一文所指出的那样,费尔巴哈曾经对于马克思的思想产生过非常重大的影响,这一点在《神圣家族》一书中得到了全面的反映。

19世纪30-40年代的时候,德国政治上的斗争多半是通过哲学与宗教的争论来得以表现的。对于当时的德国人来说,究竟如何看待“绝对理念”、“自我意识”及其与世俗之间的关系问题,直接代表着完全不同的政治立场与态度。所有这一切,不仅缘于德国在政治上的保守的专制主义的氛围,而且也直接源于黑格尔哲学的巨大影响。正如恩格斯所言,黑格尔哲学曾经就是德国的“国家哲学”。由于黑格尔哲学在政治上所具有的保守性,同时又由于黑格尔哲学体系的庞大与思想的两面性,所以,一切试图改变现状的人,首先必须过黑格尔哲学这道难关。于是,才有了后来的青年黑格尔派与老年黑格尔派,才有了施特劳斯、鲍威尔等人,也才有了费尔巴哈,再后来才有了马克思。

马克思也曾经是青年黑格尔分子,即黑格尔左派。但是,正是通过费尔巴哈的《基督教的本质》,马克思在哲学上才找到了真正克服宗教和黑格尔哲学的理论武器,才有了马克思最终与青年黑格尔派的决裂与分野。关于这一思想决裂与分野的过程,在马克思和恩格斯不久合著的《神圣家族》一书中有了详细的陈述。

上述片断,已经表明了马克思在施特劳斯与费尔巴哈之间的立场与态度,也可以说是马克思第一次这样表明自己的立场与态度。因而,这些片断,具有记录马克思的思想发展轨迹的历史意义。

 

  评论这张
 
阅读(114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