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邱海平 的博客

我们处在政治经济学复兴的时代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硕士生招生专业:政治经济学 博士生招生方向:《资本论》与当代资本主义经济

网易考拉推荐
 
 

论专家不能治国  

2009-10-26 12:53:17|  分类: 观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今的中国,教授多如牛毛,专家(即“砖家”)更是不计其数。

电视上,几乎天天有教授在发表各类高论,网络里,各类专家也是尽显风流。

一时间,似乎当今的中国,是专家、教授们的天下,俨然是个“知识社会”。

曾记得,搞社会学的教授,也大谈足球。

而现今,法学界的专家,也大谈经济。

经济学家更是了得,报纸、杂志、网络、电视上,到处都是经济学家的身影,甚至于有人声称,中国的某某经济改革,就是谁谁当年一手策划的。

知识分子的自信心可谓前所未有的“爆棚”了。

当然,这只是社会的浮光掠影。与过去比,当然也算得上一种进步。

姑且不论知识分子掌握着国家的话语权是一个真实还是一个完全的幻想,本来就是个的问题,而且事情假如真是如此,也并非是国之大幸,民族之大幸。

中国人自近代以来,崇尚科学,以致于念念于“科学治国”。

然而,仔细想想,何为科学治国?

难道科学治国,就是科学家治国吗?当然不是。科学家可以治学,但未必能治国。

这里所言的科学家,即使大言不惭地将所有“人文社会科学家”列入其中,然结论依旧。金融危机的爆发再次证明,在关键的时候,其实经济学家也是没有什么用的。

按照科学理论治国?治国的科学理论是什么?—有人可能说,是“政治学”。然而,政治学是科学吗?不能因为带个“学”字,就将之等同于真正的“科学”。政治学,既是学,而有位著名的哲人说过,它更是艺术。

历史的真实是,国家之运行,从来也没有听过知识分子的话,虽然从来也没有少了知识分子的掺和。知识分子,从来只是执政者的友邦一族,这是历史的规律与必然。

所以,“专家治国”,从来也只是一个假象,一个并非真实的传说。知识分子和各种专家们,更多地,只是在进行一种知识的普及,顶多,也只是在某一方面为政治家的决策提供参考与咨询意见而已。很明显,国家治理是通过政治家的决策来实现的,而政治家的决策,依靠了政治家对于各种因素的权衡与考量。而专家们的研究成果和意见,只是政治家所考虑的其中之一因素尔。

本来,治国之事,乃政治家的功能。而治学,则是知识分子的本份。

知识分子动不动想治国,就像政府官员动不动把讲话稿当论文去发表一样。官员把讲话稿当论文发表,当然可以获取丰厚的稿酬,而知识分子掺和治国之事,当然可以获得各种看得见的实惠。

社会从来就是一个大系统,其分工越来越发达,尤其在今天,分工之细已经达到让人眩目的程度,以致于经济学家之间可能都没有共同语言,IT行业的软、硬件工程师可能被互视为两个完全不同的行当。

在这样的背景下,知识分子或者各类专家何以治国?

在社会分工如此发达和学科分类如此精细的社会,每个或每类的知识分子,之于社会,尤如井底之蛙。同理,此种情景下培养的学生,也是蛙之孙儿。

如果考虑到我们现在的教育和科研条件与模式,考虑到大多数知识分子主要都是在“读书”,那么,所谓“专家冶国”就更是不可能。过去说,知识分子要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但是适用于那个时代。今天,知识分子即使情系工农,心怀国家与民族,但是,他们已没有条件与可能走入工农,也没有条件走入乡村与城镇,更多地是走入宾馆与饭店,顶多也是到某处搞搞“调研”。一句话,社会的真实,对于今天的知识分子而言,多数还是个未知。

以管豹之见,何以可以治天下?天下是只豹,而不是豹之一条腿或者一根胫。

所以,专家没有也不可能治国,而只能治学。

知识分子要治国,犹如政治家要治学。越俎并不能代疱。种了别人的田,难免就荒了自己的地。

现在的社会真的有趣,说知识分子要专心治学,可能并不被人赞赏,或许会赚得一顶“迂腐”与“傻帽儿”的“桂冠”。然而,知识分子不能专心治学,难道不是社会的悲哀么?说专家不能治国,一定会招致一些“专家”的不承认甚至强烈抗议。然而,有哪个专家敢自信地说自己所知道的那点事儿就一定是治国良方?

所以,知识分子或专家自身当以谦逊为怀,不能动不动就搞“超范围经营”;而社会对于知识分子和专家也应该实事求是,不要太把专家们的意见当回事儿,还真以为但凡专家的意见就有可能左右国家的政策。

关于季羡林是不是“大师”还曾有过不同的意见,不过,季先生身上那种淡泊人生的价值观却是让人景仰和受人拥戴的。中国应该造就一些“大师”,难道不正是社会需要精神与良知的反映吗?

然而,当知识分子还在为“十斗米”奋斗的时候,当他们成天出入各种名利场的时候,当他们完全世俗化了的时候,何以成大师?

专家虽不能治国,但必须治学。治学,于知识分子,也就是圣人说的“齐家”。齐家未必能治国,治国也未能平天下。但未齐家,一定不可能治国。这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道理。未齐家,何以敢言治国?当然,治学与胸怀天下和治国之志,绝无矛盾。而且真正的治学,不能是闭门造车,不能是自娱自乐,而必须心系苍生,胸怀五洲。

  评论这张
 
阅读(7485)| 评论(1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