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邱海平 的博客

我们处在政治经济学复兴的时代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硕士生招生专业:政治经济学 博士生招生方向:《资本论》与当代资本主义经济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村的支书真是牛啊!  

2009-07-01 17:52:34|  分类: 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如果不是我亲身经历,也许,我也不会相信,当今中国的村支书有这么牛!

事情缘于我们村儿修路一事。

当然,我本人现在已经不是村民了,而是一位大学教授。只是因为感情的缘由,仍然称我长于斯的那个村儿为“我们村儿”。

几个月前,我的弟弟曾经打电话给我,说是村里修马路钱不够,准备找我们这些在外工作的人出钱(因为是公益事业,只能是赞助,而不能叫集资),而且村支书跟他说,准备找我出几万块钱。为了这件事,村支书可能会专门到北京去一趟(当然不是为了找我一个人)。弟弟在电话里还说,他们这是瞎搞,花公家的钱出去旅游,不像话。你(指我)可以出个几千块钱,表示一下意思,但不能他们说要多少就给多少。

我跟弟弟说,等他们来了再说吧。村里修路,这是件好事,钱,我肯定是要出一些的,至于多少,还得看具体情况再说。

5月23日,我的一位在总政工作的中学同学给我打来电话,说是村支书带领几个人来北京了,找到了他,说是专门为修路集资来了,他已经安排他们一行人住下来了,请我过去一起吃晚饭。因为那天确实有事情,我说去不了。电话里,我还跟同学说,我对他们的这种做法很反感,本来修路就没钱,怎么还要一帮人往北京跑浪费钱呢?这件事,完全可以打几个电话就解决了,为什么非要跑一趟北京啊?这不是明显的假公济私嘛!同学说,是的是的,他们的确就是这个意思,利用集资的机会,出来玩一趟。可是,没有办法,他们找到我了,我也只好接待他们了。

第二天,也就是5月24日中午,我因为去参加一个学生的结婚吃饭(算不上什么结婚仪式,不过是一些老师和学生的小型聚会),小饮了几杯,于是,下午以至晚上一段时间只能在办公室里呆着了,要等那点酒精彻底分解之后才能开车上路回家。

我正在办公室写东西,突然来了一个电话,一个陌生的号码。一般我是不接陌生电话的,因为经常接到一些广告电话,很是烦人,而且当时正在写一个东西,所以,也不理会。没过一会儿,电话又响了,我仍然没理。如此好几次,最终这个电话不响了。

后来,大约九点多吧,我感觉那点儿酒精是彻底分解挥发了,于是准备回家。一看手机,有一个短信,原文照录如此:“XXX你不是XX(村名)人以后回家不能走x(姓)家路有人不客人(多了一个字)气”。我一看,就明白了,这个短信一定是那位不曾谋面的村支书发给我的。

说真的,一看到这个短信,我真的既感到意外,又感到愤怒。一个村支书,竟敢如此无礼,不要说我是什么教授不教授的,即使是一个做小买卖的小百姓,也不能这样对人啊,毕竟现在是你村支书在向人家要钱,而且,这个钱既不是税,也不是债。何况他和我都互不相识,上来就骂人,而且还有恐吓!这哪里像个共产党的基础干部啊,说难听点,比土匪还不如嘛!可以想像,平日里他在村里是如何对待那些乡亲们的。

我查对了一下发短信的电话和那个陌生电话,是同一个号码。

于是,我回拨了短信的电话:喂,你是谁?

电话里说:我是xxx

我质问:你为什么给我发这样一个短信?你什么意思?

XXX:我打电话你不接嘛,打那么多次也不接,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

我:我怎么知道是你的电话啊?我又不认识你,一般我是不接陌生电话的。就是我没有接你的电话,你就可以给我发这样一个短信吗?

XXX:你是故意不接的。

我:你怎么这样啊?你怎么能说我故意不接你的电话?我们认识吗?我们通过话吗?你怎么能证明我是故意不接你的电话啊?

XXX::你不是故意不接,为什么看到短信就给我打电话了啊?

我:你打来电话我们没有通话我怎么知道是谁的?我看了短信也不知道就是你啊,这不是打了你的电话,问了你是谁,你才告诉我你是谁嘛。

XXX:哥哥,你是哥哥,你是教授,你要这样说,我就没有办法了,是不是故意不接,你自己心里清楚。

我:XXX,你太不像话了,你们到北京来找我们要钱,你居然这样对我,你说你像个办事的样子吗?有你这样办事的吗?

我越说越来气:你说我不是XX的人,这个事由你说了算的吗?你说我以后回家不能走X家的路,那个路是你们家的吗?你有这个权力不让我走?你还威胁我,要对我不客气,你想怎么着?我回老家了你找人打我啊?我看你有这个胆儿!

大概他也知道自己不对了,电话那头只是反复说:你不接我的电话嘛。我不这样激将,你会给我打电话吗?

我继续说:我告诉你,我不归你管,你明白吗?那个路也不是你们家的,我想走就走。看你能把我怎么样。你哪里像个共产党的干部啊?

XXX:我就是这样。

我:行,回头我找县委书记说说这个事儿,让她评评理,看看是你不对,还是我不对。

啪,一生气,我把电话挂了。

我想,大概这几天他是不会再找我了。

第二天晚上,又来了一个陌生电话,我吸取这次教训,接了。

电话里传来热情的声音:你是XX吧?我是你的叔叔XXX。

由于从村里出来早,很多乡亲我不认识,也不记得了。

电话里继续说:你可能记得我,你小时候上小学的时候就是在我们家里上的,你还记得吗?我的小名儿叫XXX。我现在在镇政府工作(我们那个村儿属县城关镇管),也算是XXX的领导。

他边说,我边想,怎么想,也想像不出来给我打电话的这个叔叔是谁。

电话里继续说:XXX给我打电话了,他说他犯错误了,他还说你要找X书记(指县委书记),他很害怕。我说啊,你们是兄弟,你是哥哥,你们之间有点误会,小事一桩,他昨天是喝多了,给我打电话,承认自己错了。我想你会原谅他的。

那个叔叔在电话里还把村支书表扬了一通,说村里没有人才,没有人干,XXX是在领导为难的时候出来当这个村支书的,他当这个村支书如何如何不容易。

还说:村里修路的事,我们镇里是很支持的,XXX干的这件事是件好事。但是,村里穷,你是知道的,需要找你们这些在外面发展得好的人出点钱。为了这个修路的事,我也准备明天就动身来北京,后天早上到,中午我们见面,见面再说,好吧?

因为想不出来电话那头是个什么人,所以,我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应付,说,好好好,等您来北京了我请您吃饭吧。

第二天中午,果然,快到11点的时候,电话响了:喂,我是XXX,你的叔叔,我在北京了,中午我们一起吃个饭,这里已经有安排了,我让司机跟你说地方。

电话里司机问我:X教授,您现在在哪儿?

我:我就在办公室。你们在哪儿?

司机:我们去接您吧?

我:好吧,那你就到我们学校西门接我,我马上下去等你们。

不一会儿,我们在我们学校的西门外见面了。果然,是我小时候在他家上过学的一位叔叔,样子没有大变,不过,我始终没有想起他叫什么,也没有问。

本来我是准备请他们吃饭的,因为他们说安排好了,所以,我特意带了两瓶酒。

坐上他们的车,一路开到了总政那边,到了一个旅馆,跟着他们进去了。

我以为直接进餐厅,结果不是,是到他们住的房间。

进了房间,看见里面好几个人。一个我认出来了,是我们过去四队(人民公社时的大队现在叫村,实际上一个大队由几个小队组成,每个小队才是一个自然村。)的一个小兄弟,那还是小时候见过的,几十年没见了,但是,模样还是认得出来。我知道,他就是现在的村支部书记。

那个叔叔还给我介绍了其他几个人,其中一个是我小学同学的老婆,现在是村里妇联主任,一个是我在总政的那个同学的堂侄,现在也在村里任个什么职,还有一个是从县里退休的,曾经做过地方什么学校的老师,说是有一些学生在北京,另外还有一个就不知道是什么人了。

他们一行总共六个人。

我跟他们都不熟,感觉有些尴尬。于是,我跟那个叔叔说:XXX(我的那个在总政的同学)呢?他怎么没来啊?

那个叔叔马上打电话:喂,XXX吗?你在哪儿啊?XX教授已经过来了,你过来一起吃饭吧?

我的那个同学当时正在工地上(他是一个总政建筑单位的负责人),答应了过来。

然后,我们就在房间里聊天。

当然,首先我就拿前天晚上的短信开始说话了:叔叔啊,XXX厉害啊,说我不是XX人,以后回去不能走X家路了,否则会有生命危险了。

那个叔叔说:XXX,你还不向XX哥哥道歉啊?

妇联主任说:他前天喝多了。

村支书:我打那么多电话你不接嘛

我:我怎么知道谁打的电话啊?就是我不接你的电话,你也不能发这样的短信啊!你的短信我会一直留着,以后我回家我就通知你,如果我出了什么事情,那就是你干的了。这可是证据啊,只有你这样威胁过我。

那个叔叔说:哈哈哈,玩笑了。你们是兄弟,见面一笑,这个事儿就了了。

不一会儿,总政的同学到了。

这时才知道,他们根本没有安排在哪吃饭。

于是,我说:我请你们吃饭吧。

后来,在总政同学的指引下,就在总政边上的一个餐馆吃的饭。

饭间,那个叔叔不断地夸赞我,说我如何如何是县里的名人,如何如何的佩服我。

当然,他也一再让村支书向我道歉。可能又是酒精的作用吧,村支书给我敬酒的时候说了:哥哥,我是个粗人,请你原谅兄弟了。

然后就是拉家常。奇怪的是,饭桌上,他们几乎只字不提修路的事。

吃完饭,临分手之时,那个叔叔才把我和总政同学单独叫一边,说:我们来,就是为修路这个事。我马上问总政同学:你看怎么办。总政同学低声对我说:我直接给了他们五千元,没办法,我侄儿在里面,不给他面子不行,你给多少你自己看着办。

旁边的妇联主任说:我们给他开了收据的,没问题。

我说:我今天手里没带那么多钱,回头寄给你们吧。

妇联主任说:我们也会给你开收据。

一阵寒暄,各自散了。

据他们说,他们一行六人第二天去西安。

这番经历,让我知道中国最基层的干部是个什么样子的了。

  评论这张
 
阅读(3446)|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