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邱海平 的博客

我们处在政治经济学复兴的时代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硕士生招生专业:政治经济学 博士生招生方向:《资本论》与当代资本主义经济

网易考拉推荐
 
 

经济学家必须研究教育问题  

2009-11-15 14:38:31|  分类: 观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钱学森去世之后,“人民网”报道了钱老生前的一次比较系统的谈话内容(http://news.eastday.com/c/20091105/u1a4784072.html),其中,最核心的一段话是:“今天,党和国家都很重视科技创新问题,投了不少钱搞什么‘创新工程’、‘创新计划’等,这是必要的。但我觉得更重要的是要具有创新思想的人才。问题在于,中国还没有一所大学能够按照培养科学技术发明创造人才的模式去办学,都是些人云亦云、一般化的,没有自己独特的创新东西,受封建思想的影响,一直是这个样子。我看,这是中国当前的一个很大问题。”

据说,钱学森生病期间向前去探望的温总理提出了自己的这个忧虑,于是温总理立即召集了若干大学校长进行了研讨,试图找出这个问题的答案。

钱老是美国培养出来的科学家,所以能够切中中国教育的要害。钱老是科学家,思维与概念都很严谨。他没说什么“大师”,而是说“具有创新思想的科技人才”。钱老是位爱国的科学家,所以,为缺乏科技创新人才的中国未来而忧虑。

钱老的忧虑是引人深思的。因为他指出了中国当前教育的最根本的缺陷,一定程度上也看到了中国经济发展的最大隐患。因此,钱老提出的问题,不应该仅仅只是政府和教育学专家应该思考的事儿,而且也应该是所有教育工作者都应该思考的问题,甚至也可以说是全民需要思考的问题。经济学家们,尤其应该思考与研究这个问题。因为现代教育实际上不仅是经济的一个部门,而且甚至已经是经济中最重要的一个部分,一个核心的部分。

没有大师也好,没有创新人才也罢,都是表明中国的教育出了问题。这一点是确定无疑的。因为教育的功能之一,就在于培养各学科的创新人才。当然,教育还要培养一般性的各类劳动力。但是,如果我们的教育只能培养出一般性的劳动力,毫无疑问,这个教育就是不成功的。因为这种状况不适应国家发展的需要,从而也就不适应国民的需要。

在理论上,说中国教育有问题,同说中国为何培养不出创新人才或大师,这是两个不同的问题。前者包含的内容比后者更宽泛,而后者是前者的一部分。换句话说,中国培养不出创新人才或大师,只是中国教育众多问题之一种,当然也是最严重的一种。

现在,人人都知道,当代世界上国家之间的竞争,说到底是科技的竞争,而科技的竞争说到底就是人才的竞争,而人才的竞争说到底是教育的竞争。

是否可以再加上一句:教育的竞争说到底是教育制度的竞争,而教育制度的竞争说到底是一个国家的整个制度的竞争。

教育制度是整个社会制度的一部分,这是没有人可以否认的。

但是,如果进一步问:教育制度又是由什么决定的?恐怕就没有几个人能够说得清楚,并且能够达成共识了。另外,教育制度与大师或科技创新人才的产生到底有什么关联度?社会其他方面的制度与教育制度又是怎样的关系?国家的教育制度或体制与学校的教育制度又是什么关系?这些问题恐怕都是相当复杂的,需要进行深入研究。

钱老的谈话内容里也涉及到这些问题:以他当时的经历,加州理工就比麻省理工更富有创新氛围。这就是说,同是美国的顶级大学,创新氛围也是不一样的。

教育是社会最复杂的一部分。因为它与太多的因素相关联。我曾经以我外甥为对象进行过很多的思考,最终也没有找到关于他的问题的答案。

大师也好,科技创新人才也罢,不可能像车间里流水线那样成批生产出来。他一定是个性化的,不然,他就不可能是大师或科技创新人才。因而,正像不能把我外甥那样的现象全然归罪于家庭、学校、社会一样,也不能把大师或科技创新人才的产生完全归功于家庭、学校和社会。教育,只能对那些愿意接受教育的人才能够起到它的作用。

不过,家庭、学校、社会对于个性化人才的产生,一定会有巨大的作用。只是需要研究的是,它们在个性化人才的产生与成长中,究竟各自起着多大的作用?什么样的家庭教育才是“好的”?什么样的学校教育才是“好的”?社会环境对于人才的成长究竟起着什么样的作用?它的作用机制与机理是什么?另外,什么样的人适合什么样的教育?

弄清楚为什么培养不出创新人才是一码事,这是属于“批判”的部分,而究竟怎样才能培养出创新人才则是另一码事,这是属于“建设”的部分。相对而言,“批判”永远比“建设”要容易得多。所谓“站着说话不腰疼”。但是,批判又是建设的前提。如果连批判都没有,那么,建设也就更是谈不上了。

教育是个复杂的问题,它决不仅是教育学家的事儿,更不光是教育部门的事儿,家长和校长们的事儿。教育是现代经济中的核心部分之一,既然经济学研究创新问题、制度问题,而创新与教育、制度相关联,所以,经济学家们理所当然应该研究教育问题,但不是一般的教育研究(那是教育学家们的事儿),而是主要研究教育与创新、制度等等之间的关系。

  评论这张
 
阅读(4054)| 评论(9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